當前位置:四川旅遊>>出境旅遊>>澳洲旅遊>>正文

澳洲旅遊-走入澳洲深處(組圖)(下)

發佈時間:2005-08-10 信息類別:澳大利亞旅遊-出境旅遊
當我收拾行囊向著那片美麗和明亮的大陸進發時,我的同事李黎正帶著滿滿一箱子血拼「戰利品」和一身在衝浪時曬黑的皮膚準備踏上歸程。我心中充盈著嚮往,而他則全身洋溢著滿足,兩人在昆士蘭州布裡斯班機場擦肩而過,沒有見面,只能用短信交流彼此的幸福感。

  15天時間,在澳洲南部的昆士蘭、南澳與新南威爾士3個州之間不停行走,陽光明媚,空氣透明,動物特別像朋友,而各式海鮮似乎特別的該吃,整段行程好像剛剛開始就已經到了尾聲,以至於當我回到北京,很久之後,那快樂的感覺還在我心中餘音繞樑似的綿綿不絕。

  

自然之州 青蔥昆士蘭

  印象 用金色來形容這個有著黃金海岸和金碧輝煌的范思哲酒店的地方,其實也很合適。但即使我們到來的時候正是澳大利亞的深秋,這裡給我們的印象也是一片蔥鬱的綠,濃綠的叢林與山,青鬱鬱的海水,灰藍色的海豚,甚至連我們釣上來的泥蟹都帶著破曉的天空淡淡的藍。如果說金壁輝煌的感覺難免讓人產生距離感,那麼屬於大自然的綠,則讓人願意即刻投身其中。

  在桉樹林裡擁抱考拉

  走遍整個澳大利亞,昆士蘭是唯一一個規定抱考拉合法的州。其實光是看龍柏樹熊動物園(Lone Pine Koala Park)裡桉樹上千姿百態的考拉,我們所有人就都已經忘掉了吃飯與交談,拿著相機對這些慵懶的傢伙一通狂拍。抱考拉那一刻比預想的激動,因為這些憨態可掬的小東西面部表情和眼神其實非常豐富,加上鋒利的爪子——天哪,工作人員就不能給它們剪剪指甲嗎?一邊的工作人員還在囑咐我不要緊張,因為考拉比我更緊張,天知道這個已經被抱了成千上萬次的傢伙緊張什麼,我這個「處女抱」的人緊張還差不多。在此提醒大家:懷裡的考拉會像抓一棵桉樹一樣抓住你,還是穿厚衣服比較保險。因為考拉在拍照時不配合,始終把臉埋在我肩頭,我只好在工作人員牽動下緩慢左轉右轉(大概是怕轉太快考拉會暈),原則是我的臉有沒有不重要,關鍵是拍到考拉,結果照片上考拉一臉狡黠,而我則滿面惶恐。

  在海水中餵食海豚

  從Holt Street碼頭坐船,沒多久就到了摩頓島天閣露瑪野生海豚度假村(Tangalooma Wild Dolphin Resort)。

  到達時正是傍晚,從棧橋上走過就看見了沙灘上長長的隊伍和淺水中嬉戲迴旋的幾頭海豚。

  即使只是看著這些靈敏友善的精靈近在咫尺,我心中非凡的快樂也已經超出了現實許可的程度。據這裡海豚研究所的專家說,1992年,一隻懷孕的海豚孤獨地在這片淺灘徘徊,而當時正是海水中食物短缺的時候,於是人們開始向她餵食。時至今日,到這裡享受餵食待遇的野生海豚,已經自發擴展到十幾頭,人們根據它們背鰭的形狀為它們取了名字。

  當第二天的夜幕來臨,我和所有人一樣摘掉手上所有首飾,將雙手進入消毒液中消毒,保證絕不接觸海豚,才得以由工作人員拉住手,緩緩向海中走去。那些美麗的流線型哺乳動物,輕快地在我身邊遊動,猶如一個等待糖果的孩子,不時將頭探出水面,那一瞬間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們的眼神,張開的吻,以及它們臉上的微笑表情。將拿著小魚的手伸進波浪中,馬上有海豚把尖的吻湊過來取食,我拚命抑止住觸摸它的衝動,不想破壞這來之不易的信任。吃過點心後的海豚喜歡跟我們開玩笑,常常用尾巴敲擊水面,引出一片嘻笑和驚呼。據說人們曾在水下安裝麥克風,通過它們不同的聲音,來分辨它們的喜怒哀樂,也許海豚們一直嘗試著與人類溝通,只是我們暫時還不能理解。

  在天堡林山享受綠色情懷

  天堡林山(Mount Tamborine)是個草木蔥蘢的所在,其中一側茵茵草坡被用作滑翔傘助跑起飛的地方。而對於我們這些大部分時間都安安穩穩呆在地上的凡人來說,最具吸引力的還是「藝廊」(Gallery Walk),這條山間公路兩邊,都是不同種族移民開設的小店、咖啡廳,那情形就如同童話情節:在大森林裡,有這麼一片紅色屋頂的小屋。每家小店都有自己的特色,讓人走進去就不想出來,直至產生買下整座店的衝動。

  波蘭特色咖啡小座(the Polish Place)的主人是對波蘭老夫婦,我們一進門就聞到濃郁的奶香。喝著濃得像醬一樣的波蘭咖啡,往嘴裡速遞著巨大的奶油點心,渾然忘了減肥二字。室內佈滿了古老的櫃子、吊燈、琥珀、豬皮工藝品以及藝術家畫作——只是無數美麗的東西都只獨一無二,只收藏,不出售,不過也要看波蘭大叔的心情,如果你用純潔無邪的大眼睛可憐巴巴望著他,也許他會忍痛將祖母的禮物送你一件。

  市場線路 為節省成本,一般團隊都會直接到昆士蘭州黃金海岸的夢幻樂園抱考拉,照相時用的是畫著樹葉的背景牌子,不僅考拉的數量比龍柏少,狀態也更像是表演。

  海豚島這條線路從去年就開始在北京市場推廣了,因為路途和住宿的關係,比常規線路價格稍高些,而積極響應的則多是帶著孩子旅行的家庭。我倒是覺得千里迢迢來一次澳洲,如果沒有到海豚島與這些可愛生靈親密接觸一回,總有入寶山空手而回的遺憾。

  至於Gallery Walk,儘管有些旅行團會來這裡,逗留時間卻相當短,也不會安排波蘭咖啡小座的休憩,「有緣太短暫,比無緣還慘」,強烈建議延長在此逗留的時間!

  

  情調之州 紫色南澳

  印象 當我們離開蔥鬱的昆士蘭,踏上南澳的土地,立即被這裡閒適寧靜的調子征服。淡紫色的薰衣草,與深紫色的葡萄酒,讓這裡的空氣裡似乎都瀰漫著紫色的氣息,美好,浪漫,帶著香味。而在製作薰衣草製品和葡萄酒過程中,成年累月積累下的傳統,與當地人的自豪感疊加在一起,釀造出當地與眾不同的文化氣息。

   被薰衣草徹底迷倒

  從阿德萊德市區向北大約一小時車程,就是琳多赤薰衣草農莊(Lyndoch Lavender Farm),因為已經是深秋,紫色的薰衣草花朵已經乾枯成褐色,但農莊房舍裡卻積澱了全年的紫:淡紫的精油、紫羅蘭色的球形肥皂、薰衣草籽填充的紫色兔子與小熊玩偶、紫色帶著淡淡香氣的信箋,讓人的心情都柔和起來。於是我們這群媒體人員首次失職兼失態,顧不上提問與參觀,就開始瘋狂搶購屋子裡的小玩意,並不時為搞清楚一件奇妙東西的用途而歡呼。

  美酒,美酒,美酒

  告別眉開眼笑的「莊主」和薰衣草農莊,我們踏上了一醉方休的漫漫征程,因為我們正在澳洲最富饒和最著名的葡萄栽培和釀酒地區——巴羅沙山谷(Barossa Valley)中穿行。大大小小的酒莊像散落在草叢中的花瓣一樣零星分佈,去每個酒莊品上一種酒,也夠我們飄飄欲仙的。其中,巴羅沙城堡是個相當有貴族味道的地方,除了葡萄園,這裡還有大片大片的玫瑰園、橘園,經營者偏愛甜蜜馥郁的風味,因此將葡萄與玫瑰、柑橘甚至咖啡混和起來,造出了香甜無比的餐後甜酒,即使只品一點點,那滋味也會像回聲一樣在口腔中蕩漾很久。因為主人喜歡收藏,這裡還專門開設了陳列大廳,為觀光客們展示各個時代和各個國家的精緻藝術品,有18世紀法國的骨瓷製品,也有古希臘風格的大理石像。我喜歡看陳列在玻璃架子上的整整一牆各式酒杯,在燈光照射下波光瀲灩,讓人不由想像到「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句子。

  雅各布溪流葡萄酒莊遊客中心走的是另一種套路,簡潔現代,都因為老闆是德國人之故。這裡的展覽區告訴人們巴羅沙地區美酒的歷史與故事,更引人的是此處紅酒口味現代,色澤鮮艷,而價格比味道更富於誘惑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在聽品酒經時的專注表情打動了老闆,他爽快地把價格一降再降。我買了六小瓶粉紅色的餐前開胃酒,結賬時發現,總價竟然不到10澳元(約合70元人民幣)!

  隨著一杯又一杯地品酒,我們已經桃花滿臉,然而這還不算完。還有彼得·萊曼釀酒廠等著我們呢,這裡的酒窖能看到巨大的排列整齊的木質酒桶,而Shiraz牌子的葡萄酒在當地人中享有物美價廉的極佳口碑,連我們的地陪都禁不住誘惑,買了一箱,而價格也相當具有誘惑力,一般的中檔酒,一大瓶也只要15~40澳元不等。

  市場線路 因為航線和成本關係,國內市場上幾乎沒有南澳的線路,真讓我有痛心疾首之感。在這次的澳洲之行中,陽光最明媚,風景最養眼,而且最有購物樂趣的地方就是南澳了,期待北京遊客能早日前來。

  

夢幻之洲 藍色新南威爾士

  印象 與很多人一樣,我的新南威爾士之旅是以悉尼為高潮的。因為靠海,整個悉尼都被沾染成明朗的藍色調,而悉尼附近的藍山,則因為常年籠罩在一片淡藍色煙霧中而著名。也許是因為受了環境的影響,此處的購物也充滿了夢幻氣息。

  藍山 童話般的咖啡屋

  藍山,是個讓人想入非非的童話般的名字,緣起是山上桉樹葉片釋放出的氣體籠罩在山上,遠遠看去是淡淡的藍。我們一早就從悉尼市區開車直奔藍山,但因為天氣關係,站在遠處山崖上,藍山那著名的藍色煙霧並不是非常明顯。

  照我看來,聞名遐邇的三姊妹峰風景一般,讓我真正著迷的,是藍山上的小小村鎮,以及村鎮中的小店。藍山上一共有26個小小的村鎮,因為時間關係,有很多不得不匆匆略過。路上經過一個名叫「百樂宮」的古老巧克力店,我們在悉尼的導遊瑪瑞亞小時候曾買過這裡的巧克力。據說二樓有手工巧克力作坊,訪客可以自己用木棍攪拌大鍋巧克力漿,因為沒有預約,我們只能買幾顆巧克力了事,真不是一般的貴——巧克力賣出了歷史文物的價。

  落腳的地方是個名叫魯拉(Leura)的小鎮。滿街金黃的葉子,小木屋們有尖的屋頂,大玻璃窗,以及滿櫥窗細碎別緻的小玩意,讓人看一眼就立即失去理智。我開始在一大堆復古首飾,陶瓷花瓶,細紗裹成的娃娃和鐵皮貓之間徘徊不已,即使是香皂上美麗的紋路和包裝袋子上的圖案都讓我驚歎。於是錢包裡的澳元在一次又一次的驚歎中壯烈犧牲。

  正依依不捨時卻被同伴抓住,趕往已經預約好的Bygone Beautys茶室。這是藍山地區私人古玩和收藏品最豐富的地方,由一對愛人在14年前創立,調子很英國,對於探寶者,以及所有愛好親身體驗歷史的人而言,茶室都是一件難得的寶物,在滿是珠寶,加劇,精美瓷器,成套餐具,人偶玩具的房間內瀏覽,你彷彿是經歷了一次時光倒轉的旅行。

  然而真正的重頭戲是隨著一陣鈴聲開始的,隨著激昂的大不列顛風格進行曲,一個戴大禮帽穿禮服的年輕人推著餐車緩緩走出,好像狄更斯筆下的人物復活。那一瞬間,我們這些不諳禮節的平民突然被這幾乎神聖的儀式打動,像維多利亞時期淑女一樣挺著腰桿,表情莊重地看著年輕人將上好的紅茶透過銀漏勺倒進印著玫瑰花的骨瓷杯子。看瑪瑞亞演示正宗的英國式下午茶點吃法,是用指尖撮起一小塊糕點,依次塗抹果醬和奶油,然後端莊地送入口中。我看著自己面前因為誤投奶油而漸漸變成雞湯狀的紅茶,神閒氣定地向瑪瑞亞解釋說這是中國式下午茶的吃法。

  集市情懷

  比起風景,我熱烈推薦此處購物。除了我是個天生購物狂之外,實在因為悉尼有很多地方的確值得一去。

  很多當地人會首先向你介紹「維多利亞女皇大樓」,這一始建於19世紀90年代的大樓佔據了整個一條喬治大街街區,裡面滿是耀眼的奢侈品,走在宮殿般的樓中,感覺自然VIP,但價格也夠VIP。不過我幸運地遇到一家專賣澳洲羊毛服飾的店舖打折,一條羊駝毛圍巾只要45澳元。而將護膚品做成糕點的樣子出售的Lush店裡,東西不是一般的可愛,一定得買點什麼才成。

  我個人更喜歡自在和平民化岩石區市場(The Rocks Markets)和帕丁頓市場(Paddington Markets) 。前者距離悉尼歌劇院不遠,每週六日上午10點到下午5點開放。 此處賣的東西千奇百怪,不過還是以古董珠寶和小裝飾品為主。我建議大家到正對市場右手邊的樓裡轉轉,裡面有些本土新興品牌相當有設計感,也有些賣的是古董服裝和首飾,是奢華化妝舞會上最適合的行頭。即便價錢讓人咋舌,漫步期間僅僅做一次視覺之旅也已經相當驚艷。

  後者則位於是以時尚聚集而聞名的悉尼郊區。每逢週六,帕丁頓市場上人如潮湧。從手工縫製的衣服帽子,到手工製作的木頭相冊,樣樣都有趣。我喜歡那裡的首飾,很多用塑膠材質,做成達令港海水般的灰藍,別有風味。最讓我感動的賣家是個賣護膚品小個子男人,只因為我們認識他的朋友,便不由分把產品幾乎以白送的價格「強行」送給我們。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多買。這個品牌名叫「Christopher Hanlon」,全部取材天然植物,手工製作,在悉尼大商場裡的價錢是在帕丁頓市場的幾乎3倍。回家使用一下,竟然萬分好用!強烈推薦大家購買,市場裡一大堆玻璃瓶瓶罐罐,帖黑色標籤的就是。

  市場線路 悉尼是澳洲旅行團必經的地點,但如果留給藍山小鎮的時間多一些,感覺會更好。因為治安和交通情況都不錯,大家可以晚上自己出來轉轉,我就這樣遇到唐人街上的Maket City裡的CK店打折,牛仔褲大約300元一條。

  





首頁 | 旅遊博客 | 旅行遊記 | 風景圖片 | 主題旅遊 | 旅遊指南 | 四川旅遊 | 九寨溝旅遊 | 西藏旅遊 | 稻城旅遊 | 中國旅遊 | 世界旅遊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