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旅行遊記>>四川遊記>>正文

三峽的石頭們

發佈時間:2005-08-18 信息類別:精彩三峽遊記-三峽旅遊攻略遊記

    走三峽的時候,正是三峽最忙的時節。三峽大壩面臨截流合龍,這是舉世矚目的大事,為此忙壞了三峽的建設者。雖然忙,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的副總經理郭濤教授還是抽出時間,細緻而耐心地陪同我們觀大壩、看船閘、參觀發電機組的現場安裝,郭濤的現場講解形象而生動、讓我們這些外行們聽得如醉如癡,對三峽工程憑空長了許多知識,心裡難免生出些許自豪。

  罈子嶺是三峽工程的一處制高點,從遠處眺望,這嶺極像一尊巨大的酒甕,你說是泡菜罈子也成,不知哪位仙家大意間遺留?這罈子盛清風白雲也貯雨雪雷電,到得二十世紀的最後幾年,它貯存的是一個民族的驕傲和自豪。

  因此當我們步上罈子嶺眺望四方時,雄偉的三峽工程便盡收眼底,高聳入雲的龍門吊車正在工作,那兩臂極像天地間一個勝利符號V,事實上也如此,而再端詳澆鑄中的三峽大壩,那密密排列的洩洪孔又極像一具碩大無朋的鋼琴琴鍵,它彈奏出的當是世上最強悍最動聽也最具質感的聲音。不遠處的廣場上,擺放著一塊蓮花狀的巨石,郭濤笑著說這是萬年長江底的石頭,採出來放在廣場,人們叫它「江花」,是罈子嶺的一處景點哩。

  「江花」沉靜而謙虛地臥在陸地上,昔日的滔滔江水、滾滾濁浪已告別了自己,那魚兒和「江豬」們的嬉戲,也早已成為久遠的記憶,江花出水,意味著大江截流,此後可防百年洪水,可增巨大能源,可以順暢通航。這是萬里長江母親河對子女們最沉重的一份祝福。

  見過巨大的三峽石「江花」後,不知為什麼心中總是空蕩蕩的,我知道此行三峽,自己注定要同三峽的石頭們發生一番糾葛的。

  果不其然。在秭歸縣內的小三峽內,最迷人的巴霧峽裡,我們停舟撿石,那是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崖畔上的獼猴們縱跳覓食,給人一種「兩岸猿聲啼不住」的驚喜;懸崖邊的古棧道留下的方方的石孔,像古人留下的一個個無法闡釋的神秘文字,訴說著戰爭、遷徙、部落和種族間的交往;而偶或一現的懸棺,又把生與死的古老哲學顯示給你。你置身小三峽內,渾若置身於一冊史書和典籍中,腳下三峽的卵石們,是這冊史書中堅硬的記憶。我們紛紛彎腰(亦可謂折騰)撿石,撿或黑或白或紅或綠的三峽石,大家在這一時刻忘記了一切,只恐辜負了三峽的饋贈———因為我們知道,明年夏天過後,三峽水漲,這條裸露的河灘將成為永遠的庫底,此時我們撿的三峽石,晚年穿上潛水衣也不易覓到了。

  那一夜,伴幾塊三峽石,無夢,卻有詩,我這樣寫《三峽石》:

  你等待了我四億年

  只為目光相遇的一瞬

  拾起你的時候

  我拾起了三峽的年輪

  不,層層疊疊的凝重

  以及深入骨骼的擦痕

  都提醒我注意你的身份

  你是大江之魂

  捧住端詳聆聽

  江聲雨聲風聲猿聲

  齊齊向這枚三峽石的內心

  一絲絲地滲透浸潤

  也許你更願意躺在三峽

  躺在175米深的水下

  與魚兒和水草們聊天

  和橫行的小蟹們說地

  我把你變成一位「移民」

  從三峽移向我們的書桌

  只為了聽聽你的故事

  屈原、李白、王昭君……

  因為我們固執地相信

  三峽石,你真的見過這些古人

  三峽地殼構造已有四億年歷史,遂有此詩首句。詩成,頗得意,再端詳自己撿到的幾塊不俗的三峽石,感到非此詩不足以配此石。尤其那塊狀若年輪的淡綠色的石頭,它分明就是一塊活的化石,三峽的縮影。

  我們自宜昌上行,經秭歸、巫山、奉節後再回宜昌。在宜昌逗留一夜,我們竟擠時間參觀了奇石館,同時在著名的三遊洞景區看到了極獨特的「印章石園」,這些斗大的石頭上,鐫刻著世界著名華人畫家印文,一共127枚之多,全是用長江的江心石所刻,這可以說是巧奪天工,亦可視為匠心獨運,撫摸著這些圓潤堅硬的天地之璽,你禁不住為三峽石們喝一聲彩!

  離別時,細心的東道主為我們準備一份禮物,沉重無比,打開一看,樂了,原來是一方尺把高的三峽彩石,艷若早霞,潤如古玉,且有一名:雲海蒼茫。那層次,那氣韻,那來自江底遠古的信息,都讓人過目難忘。

  現在這方三峽石就放在我的窗台上,北京冬日的陽光暖暖地撫摸著它,我彷彿聽到了它發自心底的一種滿足。同時我們還意識到,這方永遠美麗的三峽石注定要永遠美麗下去,是我們收藏石頭抑或是石頭收藏我,另論。




相關資訊

首頁 | 旅遊博客 | 旅行遊記 | 風景圖片 | 主題旅遊 | 旅遊指南 | 四川旅遊 | 九寨溝旅遊 | 西藏旅遊 | 稻城旅遊 | 中國旅遊 | 世界旅遊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