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旅行遊記>>四川遊記>>正文

船過三峽

發佈時間:2005-08-18 信息類別:三峽遊記-三峽旅遊攻略遊記

    船在三峽中緩緩地行進,我一個人獨坐在甲板上。瞿塘峽、巫峽、西陵峽,船把這些高聳的峽谷依次落在了後面。長江在擁擠的山間一氣呵出了,我心裡的詩卻還沒有作出。

  我知道在三峽是寫不出美得動人的詩歌了,船出了三峽,激情就像船下的江水,漸次緩了下來。我揮了揮手,和三峽作了告別。船行在三峽的時候,船上的人都回了艙,只留下我一個人守著夜色沉思。詩人李白在這裡寫下了「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千古名句,詩人舒婷也寫下了「寧可在愛人肩上痛哭一場,也不守望千年」的名句。人面對兩岸層層疊疊的山,在感歎造物主造物的神奇靈秀的同時,就有一種想歌想喊的慾望。在這世上掙扎了幾十年,心裡就堵了許多慾望:行走的慾望、作詩的慾望、成功的慾望、發家的慾望,求仙的慾望,好多慾望糾集在一起,人就成為江湖中人了。三峽是適合寫詩的,用審美的眼光看,兩面的山、石,水中的船、舟,都是靈感,而不是過眼煙雲。

  兩岸的猿聲已經絕跡了,一幢幢站立在山間罅隙中的樓,默默面對著過往的船隻。湍急的河流也遠了,只有汽笛還在喘息。從重慶到宜昌,船走走停停,走了兩天兩夜。到了景點,人們三三兩兩走出來,看一看他們崇尚的三峽。一路在船上看下去,懸崖峭壁並不是那麼多,以至回來後友人看了我拍的照片,以為這不是在三峽拍攝的。其實這是名副其實的三峽,只是人坐在船的前面或者後面,遠遠望去,船彷彿進了一條窄窄的線中。有時在峰前,船就像到了頂口,但行到近前,就峰迴路轉了。在窄的地方,駭浪拍打著船,也拍打著岩石與遊客的心靈。三峽的雄偉是長江與兩岸的山峰對峙而顯現的,造物主造就了那麼多高聳入雲、雲蒸霧靄的山峰,對於遊客來說,那都是鬼斧神工的藝術傑作,都是神奇纖麗的自然魅力,都是心靈上遙遠而又現實的夢幻。峰間有的地方生活著人家,有時候還能看到莊稼與樹木,他們守護著江水,守護著南方的岸與日子。最讓人記憶猶新的,是那些堅硬的石壁上生長的鬱鬱蔥蔥的樹木,它們給三峽多了一些豪放。

  三峽有多長,兩岸的棧道就有多長,那是過去拉縴人的行徑。「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多少年多少月多少縴夫,繩子勒進了他們的肌膚,也勒進了他們的生活。現在機動船取代了人力船,棧道就成了一道景觀。導遊用手指著那棧道,彷彿指著遙遠的從前。張飛廟、白帝城、鬼城豐都,兩岸的景點各有各的一段傳說。令人擔憂的是,機動船、船上的遊人,把垃圾毫不客氣地拋入了江中,特別是經過三峽工程的那一段,江水上的油膩連成一片,塑料製品到處泛著,簡直有點目不忍睹。

  船過了葛州壩,三峽也就緩緩出了我的視線。船可以走過群山,走不過的,是我們心間的那一江眷戀!




相關資訊

首頁 | 旅遊博客 | 旅行遊記 | 風景圖片 | 主題旅遊 | 旅遊指南 | 四川旅遊 | 九寨溝旅遊 | 西藏旅遊 | 稻城旅遊 | 中國旅遊 | 世界旅遊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