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旅行遊記>>精彩遊記>>正文

三峽:一個人的真實觸摸

發佈時間:2005-08-18 信息類別:精彩遊記-旅遊遊記

    去年秋上,收到友人電話:你若再不來,就將永遠看不見原滋原味的三峽了。當時,我的心一怔,我不相信那千年佇立的河谷、日夜奔湧的江水真的會有什麼改變,牽一髮而動千鈞。

  2003年6月28日,我終於走向三峽。儘管只作短短的一周訪問,儘管已是滾滾長江突然被扼住了龍頭的時候,儘管姍姍來遲。

  張承志說:當人們都失去它時,它就屬於我了。

  果真這樣嗎?我不知道。對於博大精深的三峽,這只是一些片斷、一些細節、一些真實的記錄。

  石牌小學的早晨

  原以為早晨7點,在街上會碰到上學的孩子,跟他們一起去石牌小學。可是,寂靜的街道上未見一個孩子的身影,老鄉說:上學的孩子早走啦!

  石牌小學座落在長江邊的一個半山腰上。主樓3層,建於2002年,樓前兩邊各有一間平房,一為教室,一為學生宿舍。樓後還有一座二層小樓,十分破舊,是教師宿舍。同峽區其它地方一樣,很多建築都不在一個平面上,即使是操場也分兩塊,中間有二十幾級的台階相連。教導主任田義順說:現在已經很不錯了,新校舍建成前,這裡彷彿一片廢墟。

  學校現有267名學生,一至六年級共8個班。教師14名,包括校長1名,主任1名。除電腦課外,國家規定的課程無一空缺。由於大多數教師都住在夷陵地區,所以教師都住校,只逢雙休日回家。另有100多名學生也住校。

  田雲峰是五、六年級的英語教師,今年24歲,2001年畢業於夷陵廣播電視大學英語專業,原本分配三峽中學,一年後因教師超編,遂轉到這裡。問小田甘心在這幹一輩子嗎?他說:既然來了,總得把工作幹好;至於回去,那是以後的事啊!

  小田的宿舍十分簡單,除一鋪床一張桌一盞檯燈和一台小收錄機外,再就是炊具和書籍了。他說,其他教師的宿舍也這樣。全校共有2台電視,一台放學校,一台放校長宿舍,晚上大家沒事的時候就去校長那看。

  9點30分,張校長在區教委辦完事來到學校,去食堂匆匆吃過一碗麵條後,回到辦公室。

  石牌位於葛洲壩上遊,是長江邊的一個小鎮,長江在這裡轉了一個90度的大彎。抗戰時期,從日軍進佔宜昌開始,這裡一直是抗戰最前沿,中國軍隊憑借險要的地形和幾門從軍艦上拆下來的舊炮,拒日軍達6年之久。現在石牌鎮口,有紀念碑一座,為當地政府所立。

  4個半小時過船閘

  驅車繞過葛洲壩,晚8點,在黃柏河碼頭乘「譽華輪」觀光9號至奉節,2小時後抵三峽大壩,卻遲遲不得靠近船閘。導遊說,過船閘必須按先後順序排隊,這一排竟是3個小時。很多遊客都是第一次過五級船閘,所以,儘管漫長,仍很興奮。

  張鈺敏小姐是宜昌一家旅行社職員,這次專程陪父母遊三峽。她說:本來想帶父母去張家界,可當父親得知三峽大壩已經蓄水,五級船閘也開始試通行時,就忽然覺得應該先來三峽看看,親身體驗一下世界上最偉大的水利工程。

  等待過閘的漫長的時間裡,張鈺敏的父親總是坐在甲板上,癡癡地望著燈光搖曳的大壩,不肯離去。

  零點55分,1級閘門終於在一片熱烈的掌聲中緩緩開啟。「譽華輪」繼「長航長江4號」客輪之後,第二個進入閘門,然後是「宏旺號」中型貨輪。三艘輪船摩肩接踵,並列前排。再後是二排、三排,共計9艘。

  2點30分,後閘門關閉,閘室開始輸水。

  2點33分,閘室內水位與上遊水位齊平。

  2點38分,閘室前門再次開啟。

  2點57分,「譽華輪」駛入二級閘門。

  ……

  5點30分,「譽華輪」駛出第5級閘門,挺進煙波浩渺的高峽平湖。

  據資料介紹:大壩竣工之後,正常情況下,船隻通過5級船閘大約需要2.5小時,急於趕時間的輪船,如果不超過3000噸,可以利用垂直升船機。垂直升船機好似一座特大型電梯,可以在30分鐘內實現一次快速升降,最大升降高度113米,是當今世界上規模最大、難度最高的升船機。

  白帝城的移民

  從白帝城參觀出來,已是晚上8點多鐘,「譽華輪」至此調頭回巫山過夜,我只得棄船,尋找住處。此時,白帝城如一隻黑色的獵犬,默默地蹲在波濤洶湧的江岸,讓人徒生恐懼。

  沿著凹凸不平的土路找到奇峽賓館。說是賓館,其實無非是街邊的一個二層閣樓,樓下開飯店,樓上住宿,除去老闆的一家居室外,也只有二間客房,推開房門,一股霉味撲面而來。即便這樣,老闆孔憲其還收了我60元錢,不講價,不開發票。他說:夠照顧你了,這張床賣過180元呢!

  我不再堅持。這是小鎮唯一的旅店。三峽蓄水後,這裡的居民已經開始搬遷,到處是破磚碎瓦以及裸露的房架。即使孔老闆,也早已將旅店的牌子摘下扔在走廊的一角。

  孔今年47歲,3個孩子的父親。2000年響應政府號召,攜妻帶子遷往福建晉江落戶,同去的有300多人。2001年7月,孔將在晉江的房子出租,舉家又搬回這裡。他說:晉江雖好,但人生地不熟,且語言不通,還不如回來。除開旅飯店外,孔還與人合資包了一艘貨船,往返重慶上海。

  但大部分外遷移民都留在了晉江。孔說,他們不回來的原因,一是適應了那裡的生活,二是回來沒有生意做。

  白帝城鎮原屬於草堂區,後撤區設鎮,鎮下又分鄉。2006年9月二期蓄水後,白帝城鎮150米以下的居民將全部搬遷,包括孔。那時他們將不在政府安置之列,即使不回晉江,也只有自己想辦法。

  其實,三峽人的祖輩就曾是移民。從清初至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由湖南、湖北、廣東、江西、福建及貴州、陝西等地遷入四川的移民及其後裔有600多萬,占當地總人口60%以上。幾百年後的今天,他們的部分後代又將回歸故里。

  當我站在奉節新城區那美麗寬敞的街上,感受時尚新潮的現代生活氣息的時候,不禁油然而生一種感懷:去和留,新與舊,就彷彿一對孿生姊妹,既矛盾,又統一,既和諧,又悖離,得失之間,很難判斷孰輕孰重。比如:淹了老城,可再造一個規模更龐大、功能更齊全的新城;拆了老宅,可再建一處嶄新、寬敞、明亮的樓房。一位剛搬進城的農民領著記者參觀他的有著新傢俱、大彩電、程控電話的住房時,情不自禁地說:生活發生這麼大的變化,真是做夢也沒有想到。

  修舊如舊的張飛廟

  自從那一滴雪水從青藏高原蜿蜒而下,川流不息,劈山裂谷,以氣慣長虹之勢造就了雄奇壯麗的三峽,孕育了悠久燦爛的歷史文化,三峽,就成為每一個文物工作者魂牽夢繞的地方。

  張飛廟座落於雲陽縣長江南岸飛鳳山北麓,建造時間不晚於宋代。由於緊鄰長江,幾度為洪水所損,現存建築主要是在清同治至光緒年間陸續補建而成的,佔地面積53畝,建築面積3000平方米。由於張飛廟建築群位於130米至160米之間,三峽水庫蓄水達175米後,將會全部淹沒。有關方面決定對張飛廟進行「搬家」,按照修舊如舊的保護原則遷建,也就是盡可能用張飛廟內所有能取下來的原材料進行遷建。

  在緊鑼密鼓的張飛廟遷建工地上,記者見到了雲陽縣文管所張飛廟管理處主任溫小華。他告訴記者:張飛廟的選址是由清華大學與國家文物局協同重慶市有關部門成立的專家組,經過反覆論證,最終選定在原址上遊30公里處的雲陽新縣城長江對岸,與原來的張飛廟同在長江一側,即盤石鎮所屬榜上院子一帶。

  在遷建過程中,90%以上是原物件,每個門窗、石階甚至一塊木板都有詳盡的編號,200餘名技術人員參與修復工作,特殊之處則專門請專家處理,如古建築上的翹角,典型的川東工藝,就是請重慶的民間藝人制做的。整個工程投資4000多萬元。

  記者在施工現場看到,新張飛廟的主體建築工程已近尾聲,裝束一新的張飛塑像也已在正殿就坐。溫小華說,新張飛廟將於7月19日正式對外開放。

  張飛廟僅僅是三峽庫區眾多文物古跡中的一部分。伴隨三峽工程而展開的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三峽庫區考古發掘,將有60多處舊石器時代遺址、80多處新石器時代遺址、100多處古代巴人遺址和墓地、470處漢至六朝的遺跡、近300處祠廟、民居、橋樑等明清建築物已經、正在或有待發掘,這些文物充分展示著長江文明在這裡留下的深厚積澱和發展軌跡,對中華文明延續數千年的生命力有著全新的詮釋。

  永遠的三峽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峽谷之一,三峽從四川奉節的白帝城到湖北宜昌的南津關,約200公里,懸崖峭壁,灘險水急,歷代文人墨客留下無數優美的詩篇。那俊秀的自然風光、神秘的巴蜀文化、古老的名勝遺跡,以及千年流傳的英雄故事深深地吸引著一輩輩遊子前來瞻仰憑弔。然而,三峽除了是一處旅遊勝地外,它更是一段重要的航道。

  隨著工程6月1日開始下閘蓄水,整個庫區的水面便按規劃逐步上升,多少年前,孫中山先生的暢想、毛澤東主席的願望正一步步地變成現實。2009年工程全部完成後三峽的新模樣也逐漸清晰起來:沿長江從葛洲壩到三峽大壩,再向西至重慶,北到神農架,即將形成一個大三峽旅遊圈。這個面積龐大的旅遊圈裡除了原有的長江三峽的自然風光、巴人遺風、土家風情民俗文化、三國古戰場歷史遺址等等,還有正在興建的三峽博物館。雖然蓄水會淹沒很大一片地方,但大部分名勝古跡還是得以保存,並且因水路延伸進峽谷,增加了景區原有面積。

  如發源於神農架的神農溪是比大寧河還要小的支流,那裡綠樹繁花,鳥語啁啾。原來神農溪水急灘險,極難深入,水漲之後,人們不但可以在神農溪上盪舟體驗漂流的驚險,更能直接從三峽走小路進入神秘的神農架,探索原始森林蠻荒的魅力。還有從前鮮為人知的高嵐風景區,由於交通條件的限制,沒有多少人能夠涉足。大壩蓄水後,遊人可以從三峽乘船,沿秭歸縣的香溪直接進入。而兩壩一峽的西陵峽石牌風景區,更是以其原滋原味的風貌永遠呈現在世人面前。此外,隨著庫區水面的擴大和100多個島嶼、半島的出現,三峽亦將成為一個放鬆身心、沐浴江風的場所,一個瀰漫著休閒娛樂氣氛的水上樂園。屆時,作為一條河流的三峽已經不復存在,三峽將成為一個巨大的人工湖。

  河是流動的,湖是靜止的。河是青春是創造,湖是深情是內涵。我不知道,既愛江山又愛美人的現代人,面對21個縣、256個鄉、1711個村、127個鎮的民居、田地、古詩和茶樓、棧道與號子的淹沒,面對100多萬人的生活印跡永沉江底,面對廢墟和流淌的江水——是否還能憶起孔子的慨歎: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

  在豐都老城,傍晚的輝光裡,一位老婆婆帶著一個小女孩兒徘徊在一片廢墟上撿拾鋼絲。老人白髮飄動,女孩兒紅衣粉腮。我舉起相機,這是我此行的最後一張膠卷。不知為什麼,我的眼裡湧滿淚水。





首頁 | 旅遊博客 | 旅行遊記 | 風景圖片 | 主題旅遊 | 旅遊指南 | 四川旅遊 | 九寨溝旅遊 | 西藏旅遊 | 稻城旅遊 | 中國旅遊 | 世界旅遊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