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旅行遊記>>精彩遊記>>正文

在北海南澫傾聽海的聲音

發佈時間:2005-08-18 信息類別:精彩遊記-旅遊遊記

    在北海,我常居在雲南南路的碧雅度假村,這裡是適宜度假的地方,流水清風、花園雅居中總有說不出的閒情逸致,酒店人性化的服務也讓人倍覺溫馨。久了,一種倦戀總是不依不撓地在心中地縈繞,就像戀巢的小鳥。有一天,在碧雅聽說南澫是個很古樸、頗具蛋家風情的漁村,那種風格與碧雅的清美截然不同,心神便遊走到了那個有著美麗傳說的地方……

  海的風情

  去南澫看海的時候,是下午。太陽在這個美麗的海濱城市上空散發著所有的熱力。每一次看海,心情都帶著略微的激動和興奮,還有幾分甜蜜。生命所感召我們的,不僅有金色的黃土地,還有湛藍的大海。

  陽光照射在海面上,全是金色而細碎的波光。遠處,冠頭嶺有些蒼茫地站在海的一側,像是傳說裡神仙居住的地方,讓人有些虛渺的感覺。

  抬頭,是蔚藍的天空,潔白的雲朵在變幻著,舒展著,像展開一幅抽像畫,眼界無限遼闊。天空一直延伸到遠方,終於在海天交匯的地方和湛藍的海融成一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倦怠很舒情的畫面。

海灘上傘花朵朵

  走在中國最好的沙灘上。粉一樣細柔,銀一樣瑩白,如灑了一層淡淡月色。幾乎不忍心踏皺沙灘的潔淨平滑。海浪一輪一輪地湧來,浪與浪相擊,濺起白色的水花。赤著腳,站在鬆軟的沙灘上,海水是溫暖的,輕撫著腳丫,柔柔的滑滑的,讓人很想徜徉在它的懷抱。面對著一望無際的海,心中充滿了無法名狀的喜悅,天地遼闊讓心中豪情油然而生。

  一陣潮水退下時,海灘上留下無數細細的圓洞。仔細觀察,發覺沙洞旁蠕動著無數的小螃蟹,身體晶瑩剔透,嬌嫩得可憐兮兮。它們極其敏感,有稍許的動靜,便驚恐地迅捷地逃進洞裡,讓人無法輕易抓住。遍地的小沙蟹,令我不敢貿然邁步。

  目光轉向海岸的一處,一個偌大的避風港內,停泊大大小小的漁船,大約在等待維修或出海。有一些擱在沙灘上,滿是殘痕傷痍,它們恐怕永遠也不會出海了——儘管它們曾是乘風破浪的。

  海水退下去的時候,沙灘上便留下了一些小小的貝殼。我認真地挑撿著,卻沒有撿到美麗的。悵然之餘卻醒悟,美麗的貝殼本是藏於大海深處的,不會被輕易地發現,就像我們的生活,只有努力地去探索,才能發現蘊含於其中的美麗。我用手指在沙灘上寫字,一個浪湧來,海水漫上來,又退去,便撫平了所有的字跡,沙灘上又恢復了原有的平滑。但我知道,所有的誓言和所有的祝福,都已深深地融入了大海之中。

  遠處太陽已開始下落,緋紅的水波在蕩漾。我坐在礁石上,靜靜地望著斜陽。每一陣輕風拂過,夕陽就彷彿又下降了一分。滿天霞光中,我一直坐到太陽完全墜下海平面。望著遼闊的大海,感慨著天地之悠悠,世人之渺小,真想高歌一曲,以抒心中的萬般感想!

大自然餐棚

  漁村大排檔

  南澫漁村依偎在北海南面冠頭嶺的溫馨港灣裡,據導遊小姐介紹,這裡是北海的前身,明朝時就曾是商賈雲集之地,有史料證明南澫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始發港之一,空前興盛。如今的繁華已不復,但它保持的那份古樸卻讓遊人趨之若鶩,海上搭建的漁家大排檔也體現了濃郁蛋家風情,它們都是由一個個臨水架設的尖頂漁家棚組成,棚子竹瓦板壁,棚與棚之間用迴廊連接,一直延伸到海邊,很有魅力的造型。客人在大排檔用餐,不僅可以享用剛撈上來的活蹦亂跳的海蝦閘蟹,還可以臨風把酒、看海賞月,頗有一番滋味上心頭。

  華燈初上的時候,我們走進了漁村裡的「大自然餐棚」,從餐棚門前擺飾的花草和那幅「赤心送走三江客,笑顏迎來四海賓」的對聯看得出老闆還是位文人雅士。以為會看見一位身穿馬褂、手拿搖扇的先生,卻在廚房看到了高瘦的手拿菜刀的黃家彪老闆,他抹了抹一頭的汗水,爽朗地招呼我們就座,看得出他是一位性情中人。雖說這裡漁家大排檔的餐棚幾乎是一樣的風格,但其間也有許多的不同,這裡的服務員笑說在這裡用餐能「在大自然中享受星級服務」:服務員的一顰一笑都是經過稍稍培訓的;悠揚的背景音樂襯托出一種溫馨的氛圍;因為有的餐棚延伸到了海邊,為了方便客人,每個餐桌旁設有一個小按鈴,服務員是隨「按」隨到的……小小的細節體現了黃老闆的細心與周到。

  我們選了張離海最近的餐桌,海鮮還是那些熟悉的品種,但是特別新鮮,味道也特別好。一盤火爆的炒螃蟹,油光閃閃,七手八腳剝開來,肉質特嫩,鮮甜肥美。還有竹節蝦,個大、新鮮,吃之前得給它鬆筋動骨,否則吃起來不好對付。據說這裡的沙蟲是世界最潔淨無污染的綠色食品,餐棚的吃法卻是生吃,洗乾淨了便端上來,像刺身一樣醮著濃濃的調料吃,剛開始以為是用熱水焯過的,吃下後才知道原來是生的,想一想,雖然是蟲,可是和龍蝦三文魚也沒有什麼本質不同呀,於是照吃。這裡的價格也很實惠,每人50-60元便可大飽口福。

大自然中的大排檔

  餐後,我們點一支蠟燭在夜色中看海,燭光在低垂的夜幕下跳動,遠遠望去,像是朦朧的星光。沉沉夜幕下的海上,掛著一圓冷月,散發著象古劍光芒一樣清輝。海上,便銀光潤潤……波濤輕拍著海邊的礁石,聽不到隆隆的濤聲,只有海浪在低吟淺唱。

  背景樂音播放著吉它和如泣如訴的二胡,這樣的夜色,這樣的海風裡,聽著音樂,沏壺茶,多年的老友邊看海,邊聊著一些風花雪月的往事,心情愉快而飛揚。

南澫珍珠養殖基地

  南澫民俗

  南澫的「澫」字與「萬」同音,在現代的新華字典是查不到的,在康熙字典中對「澫」字的解釋與「浪漫」的「漫」相同,而南澫人認為「澫」字還包含的「環抱」的「環」之意,山環水抱的海灣蘊育了祖祖輩輩的南澫人。

  南澫是個小漁村,村民大都以捕魚為生,整個村莊體現了濃濃的蛋家風情。舊時的蛋家「以舟楫為家,捕魚為業」,一般居住在傍岸臨水架設的棚戶裡,棚戶竹瓦板壁,室內陳設簡單,但衛生清潔十分講究。蛋家婚嫁儀式頗有情趣,閨女出嫁前要例行「哭嫁」,實際上是唱歌對答,唱的十分哀婉動聽。出嫁當天,新娘在眾女伴的擁簇下登艇,一路歌聲四起,鞭炮齊鳴,海港一派喜氣洋洋的氣氛。

  蛋家姑娘所戴竹笠做工考究,紡織目細,外部則刷上一層金黃色的海棠油。笠帶是蛋家姑娘的傑作,以紅、橙、黃、白、紫、藍、黑等多種顏色的膠絲配上閃閃發亮的貝類小珠織成寬約1厘米左右的彩色笠帶,很漂亮,也很眩目。

  三婆廟在漁村南面,依傍著大海,相傳它從前叫「鎮海廟」,始建於明朝,當時是為了鎮住在海上興風作浪的妖魔鬼怪才興建的,現在漁民們出海前也必來許願忻求平安,而外地遊客、北海市民初一、十五也常來許願還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