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Sichuan Travel Yoyocn.cn  | HOME | 簡體中文 | 旅遊部落格 | 網站索引 | 旅遊咨詢:0086-28-66008848/66008858 
四川旅遊網 sichuan travel
 現在位置:四川旅遊>>西藏旅遊>>西藏旅行遊記>>正文

西藏:通向靈魂之門(二)

信息類別:西藏遊記-西藏旅行遊記攻略   發佈時間:2005-08-18
 

宿營地

茫茫遙遠路。

中尼邊境

酥油長明

    五、江孜

    一早起來,雇了吉普車,車況非常好,豐田4輪驅動。離開拉薩越來越遠,半個小時以後,真的體會到了天藍地曠。

  途中很少喝水,為避免不必要的尷尬。前後觀望,有五六輛車同行。在浪卡子的藏餐廳吃午飯,很習慣性地點了EGG FIY RICE,被一旁的美國男孩攔住,微笑著說,趁現在還可以挑選不如選些其他的食物,以後的旅程裡有的你吃蛋炒飯。是的,還可以挑選,大致也逃不出FIY RICE,NOODLE還有MOMO之類。藏人的MOMO就是我們的煎餃,仍然承襲藏餐的清淡,只加了鹽巴和蔥蒜的羊肉和牛肉特別鮮美。酥油茶在德欽就已經嘗過,並沒有別人所形容的難以下嚥,如我們平日裡喝的奶茶加點鹽。但是這裡的酥油茶卻是甜的,一番求證後總算明白,SWEAT BUTTER TEA和YAKK BUTTER TEA是不同的。

  轉山的時候看到山下海拔4000多米的羊卓雍錯,一湖的藍,懾人心魄。

  仍是顛顛簸簸的車行,一路上有大大小小堆砌的瑪尼堆,稍大的上面就飄滿了五彩的經幡,偶爾見到有朝聖去的藏人,轉著經綸,順時針繞瑪尼堆而過。紅色衣服已經陳舊,並泛著油膩,可以看到夾層的羊毛捲著邊,瘦,膚色黝黑。但是映在這藍天下,美,而且成了一種信念的力量。

  傍晚到達江孜。江孜的賽馬全藏有名,可惜我們去的不是時候。

  天黑前,參觀了白居寺。建築風格非常獨特,傳說是由拉薩的活佛定了模型,用酥油制了送往江孜,路上日曬厲害,融化了一半,白居寺的僧侶卻不知,於是依樣建了這個寺廟。聽的我大笑不已。走著黑暗狹小的木梯上佛塔頂,仍然可以看見一個接一個小小的CHAPEL貢著各色的佛,有哈達,有長明的酥油燈,集布敦、格魯等教派於一身。迴廊上看見遠遠小丘頂上的城堡,想起《紅河谷》裡邵兵最後點燃了導火線,有肅穆的悲壯。

  夜行,宿白朗。天很近,星星彷彿只在頭頂。安靜,感到自身的渺小,突然想哭。

  醒來已是渾身酸疼,仍然維持著早晚各洗一次澡,濕著頭髮把行李扛到車上,一同行的老外看得目瞪口呆。前幾日吃飯時,他就問我是哪裡人,因我不太會使筷子,所以舉箸間姿態明顯還不如他。CHINESE!他們笑笑,顯然並不相信。也許他們心目中的東方女子,應該是溫婉莞爾的單薄和羞澀。

  六、薩迦

    這一天到達薩迦。

  薩枷很美也很古樸。建築上通常粉著紅白或其他顏色的條紋。

  在路邊的小飯館吃了飯,還喝了青稞酒,應了之前的話,最後沒有選擇只剩下了各類炒飯。開店的是對藏族小夫妻,聊天,店堂裡一如大多數藏人的房間,暗,燈光昏黃。

  繼續翻山,嘉措拉山頂。經幡在風中翻飛,特別美,有被洗淨的感覺,忘記了上海那些瑣細的事務,忘記了積鬱已久關於理想和現實的矛盾。海拔5220米,很多人開始噁心,頭疼,FRANK捧著氧氣瓶連車都不下。有藏人的犛牛隊經過,領頭的牛上繫著鈴,清脆。藏族的男子唱著豪放的歌,佩銀質的腰刀,各自休息,衝我們笑,以笑回映,遞給我酥油茶,不忌諱,大口喝。送我他所執的藏刀,鑲著綠松石和紅珊瑚,看得出手工的細緻,鋒利,握柄已被磨的圓潤。喜歡但是送回,告訴他,無法帶上飛機,留在安檢處我是實在不捨得。合影,然後道別,前往拉孜。

  路邊,看到一塊碑,趕緊喊停車。那個興奮啊,拖FRANK來看:318國道,拉孜熱薩—上海人民廣場,5000公里地界。

  在拉孜往上海打了電話。離開這裡後,只有海事衛星電話,150元/分鐘。除了樟木,拉孜是我們西行所見的最後一個現代化的鎮子,有經過規劃的馬路、路燈和水泥房屋。沿途的乞丐多了起來,一毛錢的角幣一厚沓,散發,見眾人心滿意足地表情散去。

  補充了裝備,早早休息,明日要去珠峰。

  七、珠峰

    在定日醒來的早晨,只見銀白的被大雪覆蓋的四野。屋子裡沒有暖氣,溫水傳到這裡早已是冰涼。洗澡是不行的了,勉強抹了臉。這裡的炸雞非常好吃,用高壓鍋炸出來的雪域雞,餐費中國人比老外的收費便宜了一半,還好還好,她很相信我是中國人。

  穿上羽絨服,和同屋的女子去看雪。她來自華盛頓,和所有的老美一樣有SHOPPING的慾望。住所外有當地的孩子來兜售海螺的化石。

  幾千萬年前,這裡是汪洋大海,滄海變桑田,海枯石爛。

  汽車載我們翻過一個又一個的山口,茫茫的路上,望不見人煙,沒有所謂的路,常常從亂石的乾枯河床上過去,搖起車窗,水花濺上玻璃。同時出發的車,到現在只剩下了兩輛,前後呼應著。白雪覆山,冷,即使在車內仍感受到了寒意。FRANK的高原反應仍然沒好,一路這樣睡過來,也算是堅強了。TONY說,雨季來會更美,滿山都是綠的,河床裡流淌著清澈的水。可是那樣就見不到珠峰了,因為水氣和雲。看來真的有得必然有失,一切自然造化都是公平的。

  在邊境等過關。同行的人除了FRANK都持護照,很快通過了,苦受高原反應折磨的FRANK拖著氧氣瓶拿著身份證被別人盤問半天,總算也過關。

  雪大,車開的慢。不知道多久終於到達絨布寺。餓,下車活動。見到格桑,驚歎。16歲的藏族女子,美,純淨如水又有藏人不羈的自然。兄妹兩人經營著這小小的旅店,定日和珠峰間這是惟一的接待站。

  有啤酒賣也有康師傅的碗麵,貴些,但知道都是空運過來,已經不容易。幫著燒柴,火花映紅格桑的臉,深邃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她沒有走出過定日,她的名字和相片卻被帶到世界各地。摟著她拍照,被她的氣質折服。

  旅店很簡陋,但有繪著藏式狗蹄的木桌和鐵皮火爐,格桑的哥哥在氤氳的水氣後替我們煮著水。已經可以看到珠峰,峰頂水氣被日照後經風吹開,如拖著辮子,遠望冰川懸垂,一派聖潔。

  歇過,繼續上路。

  車行至大本營,見到比我們早幾日到達的各國登山家,駐紮著五花八門的帳篷,還有送給養的犛牛群。有點冷,翻出帽子手套帶上。

  有一段小丘需要自己攀登。手腳並用,沒有幾步,已經不行。頭疼,耳朵如撕裂般鑽心痛,坐在石塊上不能動。FRANK見狀,揶揄道你總算也嘗到高原反應的苦了,看你以後還嘴硬。呵呵,是啊,5400米,我過不去了。TONY扶著我爬上去,依然見五彩的經幡和瑪尼堆,此時成了敬禮。

  取出五星紅旗,迎風展開,居然凝噎。在山坳和一路同行的隊友拍合影,星條旗、楓葉旗、五星紅旗,還有沒帶國旗的澳大利亞友人。

  回絨布寺,FRANK的頭疼和昏睡居然都好了,但是我們的行程也去了大半。小心地折起這面上過珠峰的國旗。夜裡,聽得見風在外面呼呼地響,屋子裡烤著火,被子很厚很重,壓得有點喘。早飯後和格桑道別,想來後會無期。

  由聶拉木去樟木,道路險峻,古木參天,車行雲霧中。途中穿越幾道瀑布,水沖在車頂上,讓我們又驚又怕。盤山而建的樟木鎮,藏、漢、尼混居。集市上買了不少尼泊爾出產的銅盤,描繪得非常細緻,大抵都是孔雀的造型。還買了一件尼泊爾的襯衣,豎直的條紋,寬敞如袍子,用一粒木製的扣子在領口繫住。計劃還要去日喀則,來不及去加德滿都,甚是遺憾。

  回程的途中,見到許多風化的古堡,和FRANK下車去拍了些景。

  有淒然的心境,記起曾讀過席慕容的《樓蘭新娘》,天不長地不久,這才是永恆。發現一汪泉眼,捧著喝了不少又裝在瓶中路上喝。

日喀則的江南風光

  八、日喀則

  到達我們最後的一站————日喀則。上海支援西藏的對口城市。

  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賓館住下,9樓,水泵抽不上水,就著細流洗澡,看見皮膚不停地冒泡。照鏡子,黑了,多了份堅定在神色裡。

  在賓館吃的晚餐,發現菜單上有上海的雞毛菜,心中歡,叫了2盆,和FRANK盡數吃完。倒在舒軟的床上,如散了架的骨。

  日程定得很鬆,去看扎什倫布寺,後藏格魯派最大的寺廟。見了全世界最大的鍍金強巴像,還拉了木椽上懸吊的銅鈴,一陣清脆。

  時值4月,日喀則柳綠桃紅探出牆外,石板的小路,收拾的乾淨院子如同江南。藏區到處都是狗,而且不怕人,廣場上瞇著眼打瞌睡,走到它跟前,才有氣無力地抬眼乜你一下。

  傍晚時分,在集市上逛,買了3個一模一樣的刻著六字箴言的戒指,套在中指上,在黃昏卻紫外線仍然強烈的街上端詳著它們。TONY拿著相機拍下了我那個瞬間的心事。

  九、小學校

    回程。走的是新路,10多個小時就可以到首府。人變的沉默起來,也許是因為要離開了,感覺剛剛接近西藏,我們卻要走了。路況不錯,難得一見的平坦。見到放牧的女孩,五六歲的模樣,卻趕了數百隻羊。抱著她拍照,翻出所有的零錢給她。藏獒在遠處警惕地看著,不敢去拍它。天色變,恐要落雨,繼續趕路。

  行過幾里,天色已明朗起來,藏區的天氣多變,我們此行沒有遇到什麼危險,算是福氣。有小小的村落,典型的藏人建築,拿馬糞牛糞等抹在圍牆上,既可以保暖,曬乾後又是肥料。

  老外拍個不停,以為新鮮。有挑擔的村民走出來,見到我們,倏的一聲,扔下柴火就跑的沒影,躲在牆邊偷偷地看我們。取了礦泉水火腿腸等擱在地上,他也不過來。和朋友相視笑笑繼續趕路。後視鏡裡看到他小心地走出來,撿起我們送他的禮物。

  出日喀則不久,可以看到路邊的圍牆都有大字,書寫著感謝上海XX區,感謝上海XX企業,看得心中溫暖。路過一處學校,司機說給車加水,我們順便四處地看。一個教室裡錯落地坐著各年級的學生,手上的鉛筆短得不能再短。見到光禿禿的旗桿,我們拿出國旗,拴上繩子往上升。

  這本是一個很無意識的動作,這面跟我們上過珠峰的國旗,在這樣特定的時間和地點讓我們如此激動,可我們誰也不能保證回到我們各自的生活裡後,它將被存放在哪裡,不如留它在更需要的地方。哪裡想到的是,在一個老師的帶領下,幾乎所有的學生都集合到操場上,齊齊敬禮。同行的老外也紛紛除下帽子,參加了這一小小的儀式。(

[返回頂部↑]  [推薦好友] [查看評論]  
 
 

 
Google
相關文章
 

· 西藏:通向靈魂之門(一)
· 阿里無人區 1400公里大逃亡
· 阿里無人區 1400公里大逃亡
· 高原偶遇拉薩版周傑倫
· 解讀川藏線上的浪漫愛情
· 奇妙所在 雅魯藏布江源頭
· 品味西藏 而不是解讀
· 布達拉宮:高度的誘惑

 
熱點文章
  ·西藏:通向靈魂之門(一)
·阿里無人區 1400公里大逃亡
·阿里無人區 1400公里大逃亡
·奇妙所在 雅魯藏布江源頭
·高原偶遇拉薩版周傑倫
·解讀川藏線上的浪漫愛情
·品味西藏 而不是解讀
·布達拉宮:高度的誘惑
 
copyright ©2007 Sichuan Travel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
CYTS 四川中國青年旅行社-旅行社經營牌照號:L-SC-GJ00005(國際一類社) 網站備案:ICP備05001981號
TEL:0086-28-66008848、66008858 E-mail: yoyocnc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