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旅遊信息>>最新旅遊動態>>正文

走進沙漠 過個大年

發佈時間:2005-08-31 信息類別:最新旅遊資訊-旅遊衛視


  塔克拉瑪干沙漠———世界第二大沙漠,第一大流動性沙漠,在維語中意為「被遺棄的家園」。這裡是無垠的荒蕪,巨大的沙丘,狂野的罡風,暴虐的乾旱……

  但正是在這「死亡之海」,人們更能領略生命的意義:奇幻的蜂窩狀沙山是自然雕塑師的傑作;在嚴酷環境下生存的胡楊、紅柳,會讓你明白堅強的定義;漫漫長路、悠悠駝鈴,時間在這裡彷彿是凝滯的。走在大漠中,一切都是過去,一切都是開始。

  到目前為止,還只有少數專業隊伍或探險家才有機會完成對它的穿越。上航假期此次活動,就是要突破常規,讓普通遊客有機會參加這樣的穿越。

  這次活動的領隊張保華曾多次穿越大漠,他說:「走過這樣的無際荒涼需要的不僅是優良的裝備和充沛的體能。更重要的是有直面艱難的勇氣和對生命的摯愛。走過這一路,人能獲得心靈洗禮,留下一生難以忘懷的記憶。」

  這是一份邀請勇士的請柬,請一起來,用生命點燃冬季的大漠。


  旅人漫筆   塔克拉瑪干紀實

  和田啟程

  走出和田機場,十幾輛豐田越洋艦一字排開,這些就是我們以後十天的坐駕了。我們將乘坐著它們,沿著冬季乾枯的和田河河道,穿越被稱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瑪干沙漠。

  到達賓館,就看到停車場中有一台巨大的沙漠車,幾條壯漢正在裝車,一問,那是我們的保障車。

  一群隊員圍上去,幫著裝車,呵!一大筐白菜,一大筐西紅柿,一大筐雞蛋,居然還有十幾隻活雞,四五頭活羊,怎麼感覺是要去趕集?

  再一問,才知道為了保證大家在沙漠裡能有充足的食品,新鮮的肉類,所以此次我們帶活雞和活羊進去,每天做飯都是現殺,保證絕對新鮮。

  沙海行路

  曾想像過在沙漠中穿越的情景。

  夕陽如血,將整塊天幕渲染成由淺而深的紫色。

  大漠如海,無際的浩瀚,無極的寂寞,無限的蒼茫。

  一列車隊在荒漠上飛馳而過,車輪揚起了半天的塵霧,遮天蔽日。

  很美的意境,不是嗎?

  但如果你是在車裡,就沒那麼浪漫了,地形起伏,一會是沙坑,一會是高坡,縱是我們的坐駕是有「沙漠王子」之稱的豐田4500,但此時卻變成了「迪斯科王子」,時而蹦跳,時而劇扭。

  車隊突然停了下來,趕緊下車,原來又有一台車陷流沙裡了。

  「正常情況」這句話成了我們大家的口頭禪,這一路上,陷車的事情每天發生,多到大家都已經習慣了,不分團友還是工作人員,大家一擁而上,拉的拉,推的推,挖的挖。

  折騰了半晌,終於把那輛車解救出來,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成功的笑容。

  「上車!走人!」隨著領隊的一聲高呼,大家紛紛上車,開拔,沒出多遠,又停下來了,原來又遇上了「正常情況」,一輛車的輪胎爆了。

  陷車四次,爆胎三次。行程100公里。

  徒步荒漠

  這天的主題是徒步穿越。

  登沙山絕對是個高難度的運動。走一步,滑兩步,猛一用力,搞不好腳下一軟,就一下滾下沙山,真正是欲速則不達。柔軟的細沙如同情人的雙手般挽留著你的腳步,讓你急不得,怨不得。縱然是寒冬,沙漠中的白天也不會讓人感到寒冷,陽光照在背上,積聚起濃濃的暖意,不一會,厚厚的羽絨服就穿不住了。

  經過了半天的跋涉,我們終於到達了沙山的頂部,喘著氣、擦著汗,舉目四望,不禁一下怔住:曾經看著照片想像過沙漠的浩瀚,但只有你親臨實境才能發現以前的想像是如此的單薄。

  一片澄澈的藍天下,綿延的沙山如同被凝固的海濤,沙山的形狀,酷似一彎彎新月,在陽光的照射下,散出暖暖的光。微風吹過,沙山頂上飄起了一片沙塵,宛若一層薄雲,遮住了那新月的輪廓。

  藍天如洗,無雲,無鳥。

  大漠如洋,無聲,無息。

  大自然的神工鬼斧,只把「滄桑」二字演繹得淋漓盡致。看夠了風景,照夠了相片,十幾個人一字排開,攜手,高喊「1、2、3」然後奮力向前一躍,一下就向著山腳下衝去。

  沙漠裡,絕對是下山容易上山難,踏著鬆軟的沙地,只幾下就滑下了好長一段,速度越來越快,腳下一個絆蒜,人就從沙山上滾了下來,像極了功夫片裡的特技鏡頭。

  滾下沙山,隊友們躺在被陽光曬暖的沙地上,不想動彈,只想一直這麼躺著,看著藍天。

  半晌,起身,隊友們互相看著渾身是沙的狼狽模樣,不禁一起大笑起來。

  一群人縱聲笑著,似乎塵世的煩惱與憂愁都隨著這笑聲被呼出體外,身心感受到無限的暢快和透亮。

  神人神話

  夜,營地。大帳篷內。聽領隊張保華講故事。

  張保華40多歲,西北壯漢,往沙漠裡一站,如同一方磐石,多大的風暴也休想將他扳倒。提起他的履歷,讓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原是新疆登山隊隊員,新疆境內7000米以上的高峰幾乎都讓他踏了個遍。搞特種旅遊後,又一路做過好多大項目,十次穿越塔克拉瑪干,九次穿越羅布泊,感覺這些生命的禁區只是他家後院菜地,想去就去一次。

  這麼多次穿越,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1993年時,他參加中英聯合探險隊,完成人類首次橫穿塔克拉瑪干沙漠的活動,60多天的沙海旅程,不知經歷了多少困苦折磨,多少生死考驗。現在他就在講其中的一段。

  「……那時候真難啊,連著五天沒有挖出水來,駱駝已經渴得受不了了……已經有駱駝渴死了……如果再找不到水,駱駝可能發生逃亡,那樣整個活動就完全失敗了……我們中英雙方會議後決定,將人喝的水給駱駝喝,然後全部輕裝,提速前進……你知道駱駝一次要喝夠需要多少水嗎?起碼一百公斤,我們帶的水也只夠那四十多峰駱駝濕濕牙縫,但那也能救急啊……當時我們的駝工聽到這個消息都哭了,水給駱駝喝了,人咋辦?……駱駝喝了水,精神多了,輕裝之後,速度提高了很多……又走了兩天……突然所有的駱駝都跑起來了,向著東方猛衝……跑了五公里,看到前面有條河……所有的人跑到河邊,看著那河水,嚎啕大哭……」

  沒有高亢的嗓音,沒有華麗的辭藻,但所有的人都凝神靜氣,聽著。

  走出出走

  沙丘逐漸變緩,一片片胡楊林開始進入我們的眼簾。

  生命之於沙漠,大抵有三種關係,或是遠遠避開,或是小心依附,但採取一種對抗姿態的,也就是胡楊了。

  每一株胡楊都是從沙地中努力鑽出的生靈,向著天空,向著自由努力生長,遒勁扭曲的樹幹處處體現了生命的張揚,如雕塑,如油畫,如詩篇……

  絕境可以暫時壓制生命,但生命絕不會被困於絕境,只要有一絲希望的種子,就會有艱難地突破和欣喜地成長,就能湧出一脈激情,萬般雄壯。

  告別胡楊,車子的顛簸狀況越來越小,我們明白,即將告別沙漠了。

  終於,前面出現了房舍、白楊樹和柏油路。

  車隊停了,這次不是「正常情況」。

  所有的人都下車,站成一排,回首向著沙漠眺望。

  幾天的沙漠生存,讓我們這些來自天南地北的人變成了親密的一家人,城市中的心靈壁壘被打破,人與人共存,共生,交流從未如此通暢。一旦別離,情傷。

  終於走出來了,追夢之旅也到了盡頭,夢境大多縹緲,前路太多艱險,正是這種縹緲與艱險才會給人以走下去的動力,試想,沒有道路的坎坷哪來心靈的通達?沒有腳下的羈絆哪來靈魂的順暢?沒有外來的窘迫哪來內在的富足?我也終於明白,自己所追尋的充實與滿足正是埋藏在這荊天棘地,萬古蠻荒之中。這次走出只是開始,我還將不斷出走,去追,去尋……

  上車,向前,夕陽西斜,給大漠鍍上了一層絢麗的玫瑰紅,如一匹起伏的錦緞,向天際鋪陳……






首頁 | 旅遊博客 | 旅行遊記 | 風景圖片 | 主題旅遊 | 旅遊指南 | 四川旅遊 | 九寨溝旅遊 | 西藏旅遊 | 稻城旅遊 | 中國旅遊 | 世界旅遊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