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中國旅遊>>中國旅遊資訊>>正文

最是拉賈斯坦的浪漫

發佈時間:2005-08-23 信息類別:國內旅遊-中國旅遊資訊

    這是個位於印度西北部的因古代王公並立而被稱為「王公之國」地方,邦內土地貧瘠,大部分是沙漠。在人潮氾濫的印度,這兒的人口密度大概是最低的。

  在沙漠地區遊歷了半個月,卻想不起是否真的見過黃沙蔽日的景色,留下滿腦子的都是豎立在沙漠中巍峨的城堡,是城堡上石頭精雕細琢 的立柱圍欄,是沙漠中城市洶湧的人流……

  路線   齋浦爾—曼達瓦—比卡內爾—傑伊瑟爾梅爾—焦特布爾—烏代甫爾

  從齋浦爾到曼達瓦

  拉賈斯坦邦的首府,著名的「粉紅之城」(pinkcity)。舊城裡包括王宮在內的所有建築都是紅色,不,準確地說應該是磚紅色。城市宮 殿博物館、風宮、琥珀宮這些名勝人頭湧湧自不待言,最為壯觀的是城市街道上的車流人潮。我們站在一個十字路口旁邊,看紅燈綠燈頻繁轉 換,聽摩托車、四輪車喇叭聲響,被身旁的人流推來搡去,一時間竟忘記自己來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度。

  中國目前開通的印度旅遊地點是所謂「德裡—阿格拉—齋浦爾」構成的「旅行金三角」,人們去完齋浦爾一般就打道回府了。其實廣闊的 拉賈斯坦才開了個頭,無限風光還在後頭。

  離開齋浦爾前往Mandawa,我們在印度買的地圖都找不到這個地名,導遊說是一個「smallvillage」。我一向對旅途中的宿地頗為挑剔,又 早已過了在車站的長凳上勉強湊合一晚的年齡;來到這個被黃沙和黃土包圍著小鎮,對住宿的憂慮壓倒了遊興。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正是從 這一天開始,新的住地成了一個未知的、能帶來極度興奮的節目,每天對當晚住地的期待和想像,成了旅途中嶄新的項目。

  曼達瓦在20世紀初非常有名,富庶的商人在這裡建起了許多豪華的府邸。這些府邸大多已經破敗,有的成為一般居民的住宅,有的被精明 的商人買下來,裝修成別具特色的現代旅館。我們當晚下榻的酒店,就是由當年一位財政部長的私宅改建而成。

 

 來曼達瓦旅遊,主要就是看這些「老」房子。老房子的結構有些像北京的四合院,周圍的房子中間是天井,但房子是兩層,二樓門前的圍 欄只有約40厘米高,一不小心就會跨到樓下去。老房子上畫滿了壁畫,雖然不到100年的歷史,那些圖案、人物卻異常精美,色彩也十分漂亮。 門、窗都是木頭的,整扇整扇的雕刻得精巧美觀。晚上在酒店的天台吃自助餐,望頭上星空清朗,似有不真實的幻覺。

  比卡內爾

  從曼達瓦到比卡內爾的途中,導遊讓我們參觀一處廟宇,他說是「老鼠宮」(KarniMata)。宮門前的白色大理石雕刻可媲美於中國的象牙 雕。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兒真的是老鼠的宮殿!門口就見到亂竄的老鼠,望進去,門廳裡也是老鼠橫行,還有用大盤子盛著的牛奶供老鼠們喝 。雖然這都是些小黃老鼠,不是那些嚇人的黑「碩鼠」,但還是打消了脫鞋入內的念頭。到了印度,才體現了人與動物和諧相處的境界,但仍 然怎麼樣也接受不了把無名鼠輩當成神靈來奉養。

  比卡內爾是沙漠中著名的古城。JunagarhFort是統治比卡內爾的拉瑟爾王朝第六代王公建於16世紀末的城堡。如同我們在印度其他地方見 過的城堡,規模宏大,而又精雕細鑿。印度勞動人民堅韌的毅力和出色的手工讓人歎為觀止。在印度看多了城堡,很為印度人叫屈:印度的城 堡很多無論在規模或是匠心上都比歐洲的許多著名城堡美妙得多,但在名氣上卻根本無法與歐洲的城堡相比。在「歐洲中心主義」的陰影下造 成了各個層面的不平等。

 

 在比城下榻的酒店像是一間博物館。客房內牆上掛滿了獸頭、獸皮、兵器、老版畫、老照片,桌面上擺放著燭台、雕塑、各種工藝品,各 種傢俱都是雕金砌銀的老古董,一時間把人的眼都看花了。我們就住在這間博物館裡,這是極端奇妙和不可思議的一晚。

  傑伊瑟爾梅爾

  這裡也是沙漠中的城市,靠近印巴邊境,據說離巴基斯坦不到100公里。街上到處能夠見到荷槍實彈的兵士,他們對遊客的態度還不錯,樂 意答應與我們合影的請求。

  住處原來是一所宮殿,全是由淡黃色的石頭砌造的。人們到這兒來,主要也是為了看這些獨特的建築。石頭都雕成各式構件,拼接在一起 就是放大了的工藝品。窗子和圍欄都是透雕,玲瓏剔透構思巧妙,不時有小動物的圖案嵌於其中。當地人說,一扇一米見方的石頭窗,整塊雕 下來要3個月以上。其偉大程度絕不亞於歐洲的那些名聞遐邇的哥特式教堂。

  我們身穿艷麗的印度民族服裝,在淡黃色的市鎮中轉悠,看這裡那裡的宮殿、府邸、神廟,搜購這樣那樣的手工玩藝,心情樂開了花。

  下午有一個騎駱駝的項目,離開了城市,真正走進了沙漠深處。在駱駝背上顛簸了一個多小時,來到沙漠中的小村莊,沙漠中的孩子像是 從地底下冒上來,向我們討要食品。無法想像人怎麼能夠在如此貧瘠的沙漠地帶生存下來,還建起了頗具規模的村落。世間一切動物中,大概 人是最有生存能力的吧。

  騎駱駝並不是第一次,但過去那種騎上去走一圈的經歷這時根本不必提起。離開村莊後,在一個小山丘上看落日,陶醉在紅日西沉、彩霞 滿天的美景中。幾個鐘頭的駱駝騎下來,真的夠了本。

  焦特布爾和烏代甫爾

  色彩在印度人的生活中太重要了。

  我們見過在農田和工地辛勤勞作的婦女,儘管她們胼手胝足,但身上那一襲美麗的紗麗仍頑強地散發著女性的嬌羞。還有那些運貨的大車 ,車頭和車身都滿佈著鮮艷的圖案。而印度的城市都有一個主色調,從高處望下去,焦特布爾是一座天藍色的城市。

  在一座耆那教的廟宇,再一次被精美的雕刻所散發出來的靈光擊倒。我們過去只知道印度有鹿野苑、阿旃陀、桑奇大塔,真真是孤陋寡聞 ,這裡處處是古跡,遍地是遺址———阿啊!最為動人的是那些荒廢了的廟宇,即使是斷壁殘垣,仍有莊嚴和渾厚肅穆的氣勢。

  當然印度也有現代意義上的公園,烏代甫爾的國王紀念公園就是在過去的遺址上新建的。這種公園引不起我們的興趣,卻是當地人休憩遊 玩的場所。一隊隊身穿校服的中學生圍坐在一起聚餐,那些女學生見我們走過紛紛圍上來請我們品嚐她們帶來的食品,充分讓人領略了她們的 熱情大方、友好和有教養。

   建造於18世紀的水上宮殿(LakePalace)如今成為了一座豪華旅館,由於這一路上幾乎天天攀爬在古堡和宮殿間,我們只是在對岸觀望著 她的靚影,反而湖邊沐浴的婦女更吸引了我們的眼球。

  烏代甫爾是我們在拉賈斯坦邦的最後一站。告別了這沙漠之邦,前方還有阿旃陀、埃諾拉、奧蘭加巴德、孟買等地在召喚,暫且收拾起依 依不捨的心情,繼續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