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中國旅遊>>中國旅遊資訊>>正文

被人們誤讀的旅遊勝地

發佈時間:2005-08-23 信息類別:國內旅遊-中國旅遊資訊

    有一種旅行者,熱愛一切旅遊書籍,熱愛聞風而動,熱衷於按圖索驥,總熱切地期待著對想像和聽聞的親身驗證。他們胃口大開、他們興致勃勃,但往往更容易迅速興奮或失望,先入為主、「視而不見」的盲目常常帶來對實景實境的「誤讀」:文化可以被解讀成單一的風景,歷史可以被解讀成平板的符號,習俗可以被解讀成淺薄的獵奇。

  還有一種旅行者,在純粹的資料準備之外他們從不喜歡閱讀關乎行程目的地的各式感性書籍,他們拒絕任何一種幻想的熱切,竭力試圖避免帶著他人描述的「先入為主」去找尋對某一「凝固幻像」的證明。他們目光猶疑,他們口味精細,他們是不討巧、不惜力地觸摸某一地某一時真實情狀的少數。

  做哪種旅行者,從來只關乎個人選擇、關乎個人先天氣質的不同,不過,我們還是願意在後一種旅行者的目光檢視裡讓「誤讀」少一點,對真實的賞玩多一點。

  西安兵馬俑:找回對歷史榮光的親近感

  雖然人人都說秦始皇兵馬俑規模宏大,場面威武,但親歷的遊人如果誠實而又不善兀自陶醉,他就會有或多或少的失望。兵馬俑展覽館外觀看上去很氣派,仿古式的,雖說投了大筆資金,裡面設施也相當先進,但頂棚、圍欄的密密遮護圈住了放眼望去的壯觀。最通常的參觀,不過是排著很長的隊老老實實地沿著護欄走一個過兒。兵馬俑,雖說剛出土時都十分精緻,但參觀者看到的俑穴裡的兵馬俑卻都是灰乎乎的,還時常缺胳膊少腿。它們原本是彩噴的,但一出土遇到空氣光照就迅速褪色。隔著老遠,身邊又夾著許多的大活人,遊客們要想對兵馬俑各個不同的表情、神態做出一一辨識,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古代勞動人民真是偉大」,伴隨一點這樣習慣性的空泛感慨,遊人們就匆匆湧出了兵馬俑展覽館,他們在遍地擺放的小攤上再搜羅起一大堆拙劣的陶俑仿製品,沉甸甸地背著,心滿意足地回家了。

  保護的周全帶來心理距離的疏遠,這一境況是兵馬俑展覽館和大多數遊客的無奈。這麼說來,真能在這兒被震撼、被打動、讀出思古之幽情的,近年也就是能「獨享」兵馬俑的克林頓一家了。

  西藏:信仰的力量

  據說最普通的相機,最普通的拍攝者,也能從西藏拍回最美的風光。

  一提起西藏,藍天、白雲、雪山、聖湖的雪域高原景象就會條件反射似地浮現在我們每一個人腦海裡。然而,讓西藏成為我們持久嚮往的原因難道僅僅是這些被千百次重疊的信息或畫面?西藏的魅力理當不止於此。

  也許真正的西藏是作為給人某種精神歸屬感的聖地存在的,西藏的魅力由此也就在於它獨樹一幟的宗教人文。公元7世紀,佛教從印度等地傳入西藏。對「藏傳佛教」哲學體系的探討在這兒並無意義,它已然是一種毋庸置疑的終極信仰,而藏民們多少年來就世世代代過著一種簡單、樸素但分外虔誠的宗教生活。惟其如此,寺廟,在人口密度極小的西藏,成為人群最集中的地方。

  惟其如此,寺廟成為西藏建築藝術的豐碑,又是民間財富和一切高原珍寶的集中所在。惟其如此,宗教活動幾乎就是全社會的民俗節日。惟其如此,山川、湖泊被賦予生命,有了「神山聖湖」的靈性。行走在西藏大大小小的城市和鄉鎮,經過最荒蕪的曠野,經幡飄動的瑪尼堆、披著絳紅色袈裟的身影和那些一步一叩首的虔誠的朝聖者總是隨處可見。

  在西藏,天上無法用筆墨形容的藍,和地上人們極度的虔誠、極度的安然形成了奇特對照。欣賞一種風光、感染一種文化、領受一種習俗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也許就是感受虔誠者的力量並學會尊重一種信仰。

  泰山:走進歷史,學會敬畏

  很難想像,乘著高空索道被呼溜一下送上泰山頂,坐著「滑桿」被前吆後喝地抬上泰山到底會有怎樣的感受。就像所有把過程省略只要一個結果的情境,「結果」也往往由此失去意義。所以,一座簡省了攀登過程的泰山,被同步省略的是它異常豐厚的歷史積澱。

  可以試想,如果登泰山僅僅是為了看「旭日東昇」、「晚霞夕照」、「探海石」、「黃河金帶」一類的自然奇景,秀不及黃山,險不及華山的它又怎能以「五嶽之首」的尊名雄峙四方呢?

  從先秦72君至明清,4000年中,有數以百計的帝王使臣朝拜祭祀泰山。帝王們的朝拜使泰山步入了某種歷史的良性循環:帝王所到之處建廟塑像,刻石題字,留下了眾多古跡。承接而來的下一批名人宗師對泰山亦仰慕備至,紛紛親臨遊覽。於是,從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的佳話到杜甫「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名句,歷代讚頌泰山的詩詞、歌賦已累積達一千餘首。每一位泰山的尊崇者,都是在艱苦的攀援中,仰望前方,走進歷史,學會敬畏。

  少林寺:菩提本非樹,明鏡亦非台

  80年代初,一部《少林寺》使得少林功夫家喻戶曉,自80年代以來金庸、古龍、梁羽生掀起的武俠小說熱,又讓「少林寺」作為一個被愈漸神化了的武林聖地存在。其實,少林武術發展的鼎盛時期就是在明朝。

  現在,當遊人們帶著對武林聖地的期許來到今日少林,他們看到的多半是一座最世俗而熱鬧的大廟。海燈法師去世之後,屬於少林的最後一個傳奇灰飛煙滅,只有大路兩邊數不清的旅遊品商店,一年四季大聲叫賣,賣的都是少林特產——刀槍劍戟,寺旁一字排開十幾家比著收費的武術學校,招生廣告貼了個鋪天蓋地。透過院牆,看得見很多年輕的男男女女在嗨嗨呵呵地拳打腳踢,刀來劍去……

  武的精神在於禪,以禪入武,便可達到武術最高境界——武學大道,有「禪武同源,禪拳歸一」之說,少林寺也由此成為少林拳法的創造地。真正的少林寺存留著的或許就是一種禪道,所以,善遊的遊客,不再迷於眩目、刺激的打鬥噱頭,他們也許就是獨自去探尋後山僻靜的少林達摩洞,向一代宗師達摩致以敬意;也許就是徜徉在氣勢恢宏的古建築群,體會參禪悟道的安然……「菩提本非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在不那麼清靜的少林,淨心而免誤讀。

  瀘沽湖:平常心看「女兒國」

  因為一個楊二車娜姆,因為她的兩部《走出女兒國》、《走回女兒國》,瀘沽湖一時名聲大噪。在世界各國的民間傳說中都有「女兒國」,但至今仍真正存在的恐怕就只有世代生活在瀘沽湖畔的摩梭人這一族了。

  摩梭人至今的確仍保留著「男不婚、女不嫁、結合自願、離散自由」的母系氏族「走婚制」。但如果你到了瀘沽湖,只是想滿足對「走婚制」的好奇,多半你是要失望了。

  摩梭人的成年女孩都擁有自己的「花樓」。花樓大多為一樓一底建造,以傳統的木楞吊腳樓為造型,姑娘們就是在這兒與自己挑中的男「阿夏」(親密伴侶)相會。相會本屬私密,一方花格木槓牢牢封住上樓入口——作為年輕女子的住所,就連家人都不得隨意出入,遊人的靠近就更屬於「癡心妄想」。

  「花樓」固然只能遠遠地看,「鍋莊晚會」作為摩梭女人挑選自己情郎的佳節也是避開遊客進行的。只有在波光蕩漾的瀘沽湖上,偶爾會有摩梭小伙子和摩梭姑娘一邊劃豬槽船一邊唱起動人的情歌。對遊人過客而言,看到這些也就足矣,對「走婚制」的過分好奇似乎只顯出唐突。

  其實,帶著平常心單看瀘沽湖的風景已是一絕。寧蒗地處滇西北邊緣,天湖、碧玉溶洞、被譽為「天下第一神湯」的永寧「溫泉」都散佈在這兒。當地慣用的「豬槽船」是用一根粗壯的圓木鏤空修飾而成,形似豬槽,故此命名。撐這樣的一葉輕舟,飄遊於明淨的山水間,不知今夕何夕人間天上……已然得了旅遊的真趣。

  敦煌:解讀東西方文化的交融

  人們記住敦煌,記住的是位於敦煌東南25公里處鳴沙山東麓崖壁上的莫高窟。莫高窟的藝術特點表現於建築、塑像和壁畫的有機結合。1900年,五萬多卷宗教和世俗文書的發現,更使敦煌莫高窟從此享有了「世界藝術寶庫」、「世界現存佛教藝術最偉大寶庫」的雙重桂冠。有人說了,作為文化古跡,莫高窟固然無以倫比,但是作為旅遊景點旅遊者卻未必喜歡。其實,四圍的景色越是誘人,當人們把目光從中抽離,直接面對壁畫、塑像時,心靈就越容易受到禪宗裡「直指人心」式的震撼。

  不過,無論是醉心於自然景觀,還是醉心於莫高窟的藝術,最不該忽略和忘記的是敦煌本身在歷史文化中不可替代的意義。敦煌是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它是絲綢之路河西道、羌中道(青海道)、西域南、北道交匯處的大邊關要塞。如此四通八達的相連,敦煌已然是東西方文化、多元文化交流、匯融的中心。

  我國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藝術價值最高的石窟藝術——莫高窟,不是在這兒出現,還可能在哪兒呢?無怪乎莫高窟也被稱為——「絲路明珠」。循著眼前的斷壁殘垣、蛛絲馬跡,遙想當時古中國文化和印度文化、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古希臘、古羅馬文化種種異質文化是如何的相互衝突,並最終帶來巨大的思想藝術活力,當真會有些思接萬里、心神搖曳……

  鼓浪嶼:骨子裡的精緻與優雅

  作為一流熱門景點的鼓浪嶼,離廈門不遠或者就在廈門市內,地方本身不大,常住居民也不過2萬多人。正因為如此,鼓浪嶼在多數遊客心目中既是非去不可之地又很有些走馬觀花、一天足矣的味道。一批批的旅人由此匆匆來了,又匆匆走了,鼓浪嶼留給他們的也就是:伴隨喧嘩的人聲把圖片中曾看過無數遍的風景作一次簡單的親身實歷。

  到鼓浪嶼旅遊,意味著對自己品位或者說趣味格調的一次考驗,因為這不是一個看風景的地方——儘管其風景絕雅,而是一個感受精緻和優雅生活的地方。由於歷史原因保留下來的中外風格各異的建築物為我們提供的不僅僅是西方建築文化的凝固標本,它們更多的是展示出一種近乎完美的生活形態,不要被鼓浪嶼的歷史遺跡和海天風光所迷惑——這在其它地方也能看到,做一個小島上漫無目的的漫遊者,或者乾脆在某一幢小樓裡住下來,只有這樣,你才能真正感受到隨年代積澱的優雅,它藏於一段段不起眼處有些破舊但仍有精雕痕跡的歐式迴廊,是不時地從居家小樓、庭院深處飛出的悠揚琴樂,是從花木扶桑的小院透出的住家的細密心思……

  這一切決定了晚上是最好的瀏覽時間。入夜,過客、喧囂一併散盡,沒有機動車的鼓浪嶼最適合信步遊走。沿著大德記浴場的海灘往右走,在九曲石板橋之後也有一條很幽靜的路,路兩旁的大樹是白蘭花樹,適逢白蘭花盛開之際,空氣裡的花香瀰漫在紅樓小院之間,感覺非常小資也非常古典。島上的商業街龍頭路繁華而不雜亂,離它不遠即是音樂廳,音樂廳的存在如此自然,鼓浪嶼富於藝術情趣的精神氣質也就在這兒得到了最好的體現。這裡平日總有室內樂、古典音樂演奏,一些國外知名音樂家或者專業團體也常來獻藝,演出的整體水準之高遠遠超乎一般人的想像。不進音樂廳,你還可以去音樂噴泉,音光效果之好,著實奇妙。

  早晨,起個大早,登日光巖看日出,那是日光巖最美的一刻(也是省錢妙法:AM7:00之前,島上所有的景點都不要錢)。看完日出可以吃一頓地道的當地早餐——一定要吃魚丸湯,魚丸新鮮、便宜、彈性十足。





首頁 | 旅遊博客 | 旅行遊記 | 風景圖片 | 主題旅遊 | 旅遊指南 | 四川旅遊 | 九寨溝旅遊 | 西藏旅遊 | 稻城旅遊 | 中國旅遊 | 世界旅遊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