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中國旅遊>>中國旅遊資訊>>正文

開到茶卡 一路銀光晃漾

發佈時間:2005-08-23 信息類別:國內旅遊-中國旅遊資訊

夏河至同仁途中的雪原寒鴉

    「到茶卡去!」打開地圖,發現了一個可愛的藍色圓點,名字叫茶卡鹽湖,想都沒想就決定一路狂奔去。那時,人在甘肅青海交界的夏河,清晨5時,天色黛青,雪雨紛飛,夏河開往同仁的班車,跨過省界,向西向北。

  翻過泥濘山路的盡頭,就要進入青海了,疲憊的班車不堪重負,於是所有乘客下車步行。同車剛認識的曾在廣州讀過書的青海人賈洛指指我們腳下挺拔的雜草:「這就是高原的植物,即使被雪壓著也還是綠色的。」又指指遠處一條蜿蜒不絕的黑線:「那就是青海的柏油公路,如果想知道身在甘肅或青海,只要看看腳下踩的是泥路還是柏油路就清楚了。」

  我最喜歡藏區的班車,因為車上會不停播放節奏歡快的藏歌,不管是傳統的彈唱還是電子REMIX的民歌DISCO,那都是絕佳的汽車音樂,就連耳邊此起彼伏的藏語都抑揚頓挫極富旋律性。耳朵留在車廂裡,眼睛和鏡頭卻都留給了車窗外:接近無限的白,無限白色中隱約的黑色線條,隱約的青草黃土……倏的,遠遠地出現一點驚艷的桃紅——那是一位在荒野漫步的喇嘛;倏的,出現兩點跳躍的棕色——那是追著汽車活蹦亂跳的藏族小孩和藏獒,還有,晃晃悠悠星星點點的黑色——那是埋頭苦吃的犛牛。正在迷迷糊糊的顛簸中,突然一隻停落在路邊的烏鴉從眼前掠過,待視線清醒過來,那在宏大背景中的孤獨身影已消失在茫茫白色中。

  就這樣一路到了西寧,終於再次披上溫暖的陽光。

開往湖心的平板船

廢棄的傳送機

夕陽中的輸送帶

  茶卡,在蒙古語中是「銀色」的意思。由西寧往西,翻過日月山,掠過青海湖,順著沒有盡頭的青藏公路遠眺,只見群山環抱中,一片暈眩的銀光晃漾,旁邊是一座孤獨的小鎮,在高原的黃昏餘輝中像極海市蜃樓,虛幻超現實。班車司機告訴我,那就是你要去的茶卡鹽湖,小鎮周圍聚居的是蒙古人。

  班車把我扔在小鎮去往鹽湖的路口,好心的鹽廠工人又把我撿到他的貨車上,往鹽湖方向開。可當我發現自己置身於接近無限白色的鹽山鹽海中,卻突然迷失了:我為什麼會在這樣的一個世界中?這就是我的目的地,我一路奔走的世界盡頭?

  一步一步看著自己的腳印印在潔白平整的鹽地上,看著鮮紅的小植物破鹽而出,看著左邊一條條古怪的平板船「突!突!突!」沿著筆直的人工河溝向鹽湖中心駛去,看著右邊一列列搞笑的小火車沿著窄窄的閃閃發光的鐵軌也向鹽湖中心駛去。這不是《千與千尋》中開在海上的火車嗎?透明的海水已經結成了晶瑩的鹽。

  剛剛下班的鹽場工人老陳自告奮勇地帶我參觀茶卡鹽湖的「景點」——堆積成山的廢鹽經過長年雨水侵蝕形成的「鹽溶洞」及「鹽鐘乳石」;銹色斑斑的運輸帶、傳送機;一座座連在一起與遠處群山遙相呼應的鹽山;以及湖邊插滿五顏六色經幡,蒙古人祭海的敖包。老陳是四川人,從十幾歲開始至今都沒有離開過鹽廠,他說來自全國各地的這些人在這裡紮了根,這鹽廠就像一個沒有省份的小城市。從乾隆年間就開始開採的茶卡鹽湖,在老陳他們的眼裡就像是自己的身體,它的興衰就像是自己的成長和衰老。

午後鹽湖

廢鹽「溶洞鐘乳石」

鹽山


  午夜,我搭上過路的夜行臥鋪班車踏上歸途,被安排在兩個臥鋪夾縫中的臨時加鋪上,我盯著車窗外雪亮的月光不知不覺入夢了,而且似乎是一個接一個不停的怪夢。夢著夢著,突然「轟」的一聲巨響,整個人猛然被向前推了一把坐了起來,漆黑的車廂裡一片鬼哭狼嚎,我遭遇了車禍。而現在,當我面對著這兩張圖片時,記憶卻開始模糊了:那個在渺無人跡的高原公路上拖著旅行箱的獨行少年;那張在荒山野嶺間兀然呈現的檯球桌——它們曾經出現在我的夢境中,抑或在我現實的旅途中?

運鹽的小火車





首頁 | 旅遊博客 | 旅行遊記 | 風景圖片 | 主題旅遊 | 旅遊指南 | 四川旅遊 | 九寨溝旅遊 | 西藏旅遊 | 稻城旅遊 | 中國旅遊 | 世界旅遊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