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四川旅遊>>中國旅遊>>中國旅遊資訊>>正文

神聖的甘孜朝佛之旅

發佈時間:2005-08-23 信息類別:國內旅遊-中國旅遊資訊

    再過折多山口時,依然沒有一絲雪。

  這使我多少有點莫名的失落。

  多年以前第一次出康定從這裡進入高原開始我夢想的生活,過這山口,那滿目的冰清玉潔,那鑲滿水晶般冰花的經幡,就長久地駐留在我空虛的心靈,使我在靜夜裡也不覺得孤單……

  今年我們是為著甘孜綠山坡布絨那寺開光而來。

  我們的朝佛旅行團,熟面孔只有雅漂兄弟深圳老包、武漢作家伍澤還有領頭的溫老大。其他的成員來自東北、北京、浙江、湖北、四川、雲南等地,均是初次見面。但我知道,這樣的行程,有緣的人會很快成為遠非城市環境能造就的終生朋友。

  藏家第一莊

  在我們這幫人的認識裡,出康定過了折多山才算真正踏上高原進入藏區,過折多山前的一切都實在不算什麼。行駛在熟悉的川藏公路,車子盤山上升,因為越來越缺氧人顯得更加氣喘吁吁。一路上,我一直渴望能看見雪,一直沒有,直到海拔4000多米的折多山口也還是沒有。

  沒有雪的山口很是荒涼。

  下山進入寬谷中的草原,大家興奮起來。頭頂有了很熟悉的那種藍到有些不真實的天空,視野也開闊了,目光所及不再是一口鍋。人的心境豁然開朗,看著騎著馬兒的牧民、靜靜的犛牛,我哼起了歌兒。

  下山一個小時後我們到達「藏家第一莊」。

  所謂「藏家第一莊」其實是頓珠開的一個家庭旅館。很大的一座院落,裡面有兩幢結結實實的藏式三層石頭樓房。這個草原上的院落確實太大了,兩幢樓房之間頓珠早早搭了一頂大帳篷等我們,還是顯得空空蕩蕩。這裡是溫老大他們的一個據點,他們和頓珠怎麼認識的?應該有故事。反正他們是一副回到家的感覺,頓珠認為我們是他們的朋友也就是自己的朋友,是朋友就是了,早早準備了一切。藏族人對朋友的這種認識是我總喜歡到這塊雪域高原的重要理由之一。

  後來的事實證明,這裡也將是我們很多人的一個據點。

  很好的陽光,有人只穿一條遊泳褲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開始享受日光浴,弄得幾位女士也穿著暴露加入其中。

  我和老包去爬山。漂流雅魯藏布江結下生死情誼後,我們已經有快兩年沒有見過面,卻依稀還是恍若當日,沒有絲毫陌生感。風和日麗,眼光燦爛,我們爬向旁邊山頂,那塊看起來像個廢棄的古堡的地方。坡有點急,儘管海拔不是很高,爬到半坡我們卻都氣喘如牛,直抱怨再這麼在城市裡呆著不活動,這小身板很快就要完了。我們在一塊開滿鮮花的草地上躺下,提起當年英勇,皆唏噓不止。一路胡亂拍著照片,終於到達山頂,果然是一個古堡,城牆的殘跡猶在,我爬上去奔跑一圈,在殘牆斷絕處抱樹而下,還好,沒覺得有什麼困難,基本功還在。城牆的中央還可以看見建築的遺跡,似乎規模不小。殘存的還有一個破爛的白塔,正要細看,大雨滂沱而來。貼著白塔躲雨,剛找好位置,雨卻飄然而去。復歸的艷陽照得人暖洋洋的。

  我和老包久久不忍離去,在古堡側面的山坡草地上躺下來俯瞰山下我們的藏家第一莊。莊園旁的川藏公路這時候就是一條細線,汽車也看起來像一隻隻螞蟻……

  下山的路很好走,很快我們又回到夥伴們中間。剛要坐下,猛一回頭,折多山口方向卻突然冒出一座高高的雪峰,在夕陽下閃閃發著夢幻光芒。——那應該就是貢嘎雪山。

  貢嘎山被譽為蜀山之王,藏語貢為雪,嘎為白,意為潔白無瑕的雪峰。貢嘎山是橫斷山系的第一高峰,也是世界著名高峰之一,主峰海拔7556米,主峰及其周圍姐妹峰終年白雪皚皚,晴天金光閃閃,陰天雲海茫茫,姿態神奇莫測。

  我沒有想到,會在折多山的另一邊,看到「日照貢嘎撒金輝」這聞名於世的奇景。

  順手抓起相機拍了兩張,光線不夠,有點晃,待到回房取來三角架架好,真正的大雨卻突然瓢潑而下。這一下,就是一夜。貢嘎彷彿在一瞬間又消失在一片灰幕中,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塔公

  從頓珠的藏家第一莊向前5公里就是小有名氣的新都橋。川藏公路在這裡分為南北兩線,繼續向西經雅江、理塘、巴塘進入西藏的是南線;從新都橋轉而向北經道孚、爐霍、甘孜、德格進入西藏的被稱為川藏北線。因為甘孜州的監獄就在新都橋,許多曾有過錯的人後來也就在這裡就業,而使這裡有了些神秘色彩,但這裡其實是個治安良好的地方,與藏區的一般小鎮沒有什麼不同。

  從新都橋向北汽車跑大約一個小時就是塔公。從康定算起,我們在川藏公路上不過才走了110公里。塔公最著名的是塔公寺,全名「一見解脫如意寺」,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寺內保存有一尊與拉薩大昭寺相同的釋迦牟尼像。傳說是文成公主入藏路經此地摹擬攜往拉薩的釋迦牟尼像造一尊留供寺中。因二者之間具有特殊因緣,有凡發願到西藏拉薩朝聖而未能如願者,朝拜康藏塔公寺釋迦牟尼像亦有同等效果和功德,所以塔公寺又被稱為「小拉薩」。塔公寺內還珍藏著據說是元朝帝師八思巴法王在石頭上留下的足印。另外印度大成就者建造的成就佛塔,千手千眼觀音像,以及大量珍貴文物,都具有千年歷史。近些年,塔公寺內還新建了一尊全國最高的千手千眼觀音銅像。

  塔公寺就在川藏公路的邊上,公路兩側的河流、草原、森林、山體、寺廟、藏房建築都能很快使人陶醉在濃郁的藏鄉風情中。塔公寺從外表看起來與別的藏區寺廟的不同在於其周圍佛塔成林,這些塔林大都是歷朝歷代的得道高僧最後的世俗歸宿,歷經風雨默默無言又像在講述著什麼。

  塔公最令我驚奇的倒不是這寺廟,而是寺廟後山的經幡群。絕對的奇觀,密密麻麻佔據著幾乎一整面山,幾乎改變了山的顏色。這裡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經幡?代表什麼?很遺憾,我有時候很情緒化又不學無術,塔公每次又都匆匆而過,倒是問過人,卻沒問出所以然來。大概就是一種表示崇敬或者紀念的意思吧。下次去我一定會搞清來龍去脈。

  出了塔公小鎮往前轉個彎就是一片平坦的草原,放眼望去,一座金字塔般的雪山拔地而起,蔚為壯觀。

  這山我們以前一直叫「大炮山」,我一直沒搞清楚為什麼叫這個奇怪的名字,這次弄清了它的本名叫——雅拉神山。這山也是我見過的最奇特的雪山之一,很規範的一個三角形,就那麼直直的衝到天上去了。每次過這裡,我們都要在這潔白雪山與廣袤草原相輝映的地方呆上一陣子。這次,雪山只露出一點點,腦袋始終深藏在雲霧中。據說像很多神山一樣,雅拉神山也是終年雲霧繚繞,難睹真容,這樣看來,我前兩次是非常幸運的了。

  普布活佛

  出甘孜縣城,沿著廢棄機場旁的一條山道奔向綠山坡——布絨那寺,我們此行號稱的目的地就是為著這座寺廟的開光大典。

  一群康巴漢子早已騎著馬兒在路邊迎候,這是一種很高的禮儀。我們的車子一到,馬隊就一路呼嘯著護衛我們馳往寺廟。馬隊中最扎眼的一個傢伙,是滿臉狂草大鬍子的黑臉大漢,舉著一桿彩色大旗,儼然一副頭領模樣。——這個看起來比康巴漢子還康巴漢子的傢伙卻是深圳來的畫家東方,在這寺廟裡呆好幾個月了,基本上已經充當了活佛管家的角色。

  正式的歡迎儀式在寺廟旁的小路上,普布活佛率眾尼姑分立道路兩旁,一一為我們獻上哈達。迎接我們的阿尼們,看起來大都是一些年輕的姑娘,平靜安詳的面孔上還有幾分少女的羞澀。

  寺廟旁的山坡上早已搭好了帳篷,最大的一頂將是我們的營地。周圍還有一些其他的帳篷,在這片藏區,寺廟的開光典禮還將是當地人民的狂歡節、物資交流會。

  新搭的帳篷裡早已準備了許多好吃的,藏漢風味都有,但實在都很簡單。後來的幾天,我們充分體驗了阿尼們生活的清苦。儘管我們作為貴客已經享受了最好的待遇,但很多初次進入藏區的同伴,還是覺得有些不堪忍受……

  普布活佛很是有點傳奇色彩,年輕的時候做過卡車司機,頗具江湖義氣,在甘孜打架很是出名,還曾因打警察受過處理。大約十年前的一天,甘孜選派到北京佛學院學習的名額沒有完成,宗教局長在大街上碰見了他,突然想起來他還是個活佛,就問他想不想到北京?……「能到北京看天安門多好呀?」普布活佛就這樣到了北京。一進高級佛學院,他就發現不對了。人家都是高僧大德,而他平時連經都很少念。兩年之間,他變了一個人,突然頓悟,佛性浮現,開始拚命學習……幾年時間,他帶領一群尼姑白手起家,恢復了兩個尼姑廟還建了敬老院,把甘孜縣沒人管的孤寡老人接到自己的寺廟供養。

  見過活佛,我們四周轉悠拍照片,天公卻不作美,陰沉沉的,還不時落下雨點,直讓我們為次日的開光大典擔心……後來我們和溫老大等轉到甘孜縣城拜訪朋友,正在屋裡喝酥油茶,猛聽外面喊彩虹,出門一看,果然,很大很大的一道彩虹掛在天幕。可惜,民居之間,視野有限,我只好對著天空胡亂拍了一張。留在帳篷裡的黃山拍到了彩虹和寺廟金頂的互相輝映,我看了他拍的反轉片,漂亮極了。次日一早,天慢慢放晴,開光大典時,天氣好得出奇。

  開光大典來的人很多,各界人士、官員講話,給大殿裡的神敬獻完哈達,活佛開始摸頂。人山人海。一天要給那麼多的人摸頂,實在是件很辛苦的事情。這天,活佛摸過頂的人都得到了一張活佛本人開過光的印刷品的佛像。活佛為這些印刷的畫兒開光,整整忙了一晚上,手都酸了。

  阿尼們的生活主要來靠佈施和自己家庭的供奉,可以說簡單到令人難以想像的程度,非一句清苦所能道也。阿尼們幾乎都無一例外地喜歡照相,我們都給她們拍了很多,說是一回城就沖洗好寄給她們,當時也的確是這樣想的。可是我們一回來就總是拖拖拖……我們在這寺廟呆了3天,參加了一些佛事活動,心平氣和了許多。這其中的滋味非親歷難以體會。歸途中,深圳來的小宗不想走了,留了下來,說要在這能使自己安寧的地方呆一些日子再說。

  我的馬尼干戈

  馬尼干戈是川藏線上的一個交通樞紐,在溫老大的嘴裡是「新龍門客棧」。

  ——猛地踏進馬尼干戈,滿街騎著高頭大馬的康巴漢子(前幾年還往往背著叉子槍,這幾年不讓帶槍了),真有點美國西部片的感覺。不過,依我有限的見識,在我所經歷的人群中,貌似凶悍的藏族人俯瞰人間,其實是這世界上最善良的民族。

  川藏公路北線從成都到這裡已經800多公里,再往南翻過6168米的雀兒山過德格就將進入西藏地界。德格最著名的是印經院,又稱德格吉祥聚慧院,擁有藏文印版近30萬張,在藏區一直視為標準刻版。其藏書之巨、經典之齊均居藏區三大印經院之首,在藏區和國內外享有很高的聲譽,被奉為神聖的宗教聖地和藏族文化的中心。——從馬尼干戈街上的一個岔道往西,有一條大路通向青海玉樹。——特殊地理位置決定了這裡是過往人們,特別是司機的重要食宿點。在這片總沉默寡言的荒涼高原上,這個只有幾排房子的西部小鎮顯得店舖林立,有吃有住,可以補充燃料,是個很熱鬧的所在。

  馬尼干戈吸引我們的還在於旁邊的新路海。

  新路海是雀兒山主峰西北麓下的一個冰川湖,又名「玉隆拉錯,藏語的意思大概是心傾神湖,海拔4000多米。新路海這個名字,據說是當年修築川藏公路的築路大軍所命名。站在湖邊,可以看見對面橫臥著兩條冰川直插湖中。湖邊兩岸蒼松翠柏掩映,遠遠近近的坡地山間也是遍佈雲杉和圓柏。資料上說,森林草原中棲息著黑熊、白唇鹿、憊羚、雪豹、岩羊等20多種動物……這個時代了,這些都極難見到了。

  這次到馬尼干戈,我們在鎮子沒停就直奔新路海。天陰沉沉的。與以前不同的是,現在新路海竟然要收20元的門票。

  平靜湖面依然微風習習,上次來如巨大瓦藍翡翠,現在水渾渾的,不知該用什麼詞形容。

  令人心花怒放的是,不知不覺中,天氣又變得出奇的好,瓦藍的天,潔白的雲忽似萬馬奔騰又突變成座座潔白雪峰,忽聚忽散,一切都令人心曠神怡。我坐在湖邊靜靜地看水中房子大小的瑪尼石,這麼大的瑪尼石在整個藏區也是罕見的奇觀。看著水中這樣巨大的瑪尼石,我什麼都不願想,就這麼看著,看著……我知道,我其實一直在盼望著一場雪。





首頁 | 旅遊博客 | 旅行遊記 | 風景圖片 | 主題旅遊 | 旅遊指南 | 四川旅遊 | 九寨溝旅遊 | 西藏旅遊 | 稻城旅遊 | 中國旅遊 | 世界旅遊

版權所有:四川旅遊網 網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