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文檔索引 :: Archives
Sponsored Links


鏈接 :: Links

2006-01-11 23:17:47    By: blogger

[遊記] 追尋雪山的日子——穿越瀘沽湖亞丁(下)

  9月27日 又得半日閒

  早上一起來,聽說馬跑丟了。是我們的兩馬一騾,敢情,巴金和他舅舅親近,連馬也扎堆兒啊。大叔和旦都大叔一早就出發去找了。我們慢騰騰的吃了早飯,馬還不見回來,只好坐在帳篷裡發呆,閒聊。這時旦都大叔回來了,但是沒找著馬。趕緊讓他吃早飯,避避雨。我暗暗歎了一口氣,我的6天穿越計劃第二次遭受沉重打擊。

        這一次預示著計劃徹底失敗。沒辦法,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從此我把計劃徹底拋棄,聽天由命吧。11點左右,旦都大叔和巴金繼續去找,不一會兒,只見平措大叔和他們從另一個方向回來了,帶回了馬!

  繼續穿越第三片原始森林,1點左右下到半山腰的牧場午飯,有父子倆在那兒放羊。大伙嚷嚷著要買一頭羊改善生活。於是我們買了一頭白色的山羊,牧人拿出刀子在羊的尾巴和額頭上各割了一撮毛,以150元成交。羊牽在巴金手裡,死活不走,就是繞著樹打轉,一邊聲嘶力竭的大叫。牧人的小兒子全然沒有了剛才的活躍,依偎在父親身邊,一副委屈的神情。我走過去給了他兩顆糖,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道怎麼安慰這個小男孩,更不知道怎麼掩飾我的歉疚。

羊淒慘的號啕一聲聲傳入我們的耳朵,最後劉威說把羊牽回去退了吧,這樣叫著,別說吃它,連路都沒法兒走了,並給了40塊錢作為手續費。我們在坡下等了好一陣子,巴金和旦都還是牽著羊回來了,說牧人堅決不肯退,成交的東西再退回去不吉祥。於是山羊就一步三回頭的加入了我們的隊伍。

  2點下到山下的邛引村,穿過村莊,巴金爬到路邊的一棵樹上采小蘋果,主人出來了,叫巴金到院子裡去採。巴金帶了好些小蘋果給我們,雖然有點酸,但是這是我們幾天來吃到的新鮮水果,好吃極了。穿過村莊一路向上,開始翻越邛引山埡口。很有些辛苦,翻了一半,汗像瘋了似的流下來。5點,在半山紮營,有個水潭,一根朽木半倒在水中,邊上有個石頭圍成的小屋,沒有頂。老槍和劉威想砍那棵樹做柴,巴金攔住說不能砍,那是水妖。

  9月28日 不忍睡去的夜晚

  今天是中秋。

  一早上路開始繼續翻越邛引山埡口, 點到埡口,然後直落下山。 點到達盧杜村,買了些啤酒,然後沿盤山公路繼續前行。大夥兒很多天沒吃過新鮮蔬菜了,看到路邊的農田種著玉米什麼的,有點饞。我和巴金說:我們去買點玉米蔬菜什麼的吧。巴金把羊換給了劉放牽著,我和巴金拐進了旁邊的小路下到坡下的村莊。

兩隻狗狂吠起來,門開了,一個小女孩端著碗探出頭來,巴金問:大人格在?少頃,女主人出來了,很整潔很漂亮的藏族婦女。我們表明來意,她一再要求我們到家裡喝茶。我們進去,院子裡堆滿了收割來的玉米桿,和掰了一半的玉米棒子。正屋裡火塘邊坐著一位老奶奶,一見我們,從火塘裡挾出烤玉米給我們吃。

女主人熟練的打起了酥油茶。屋裡雖暗,但是收拾的一塵不染,可見女主人是個非常愛整潔的人。這家有三個年紀相仿的小女孩,我給她們發糖。喝完茶趕緊上路,花10塊錢買了好多玉米和一大捆青菜。才出院門,聽見遠處那邊很多孩子在喊叫,原來是去上學的這三個女孩子和她們的同學,她們使勁揮手,喊著:過來,過來!我也喊:再見!再見!

  上了公路,我們看不到隊伍的影子,就往前找著,忽然聽到頭頂的坡上,樹叢中傳來懶貓的聲音,我們大聲叫她們,只聽見懶貓大喊:山羊不肯下來了!

  巴金邊笑邊跑上去,一會兒連人帶羊全下來了。她們氣惱的說羊不好好走路,還上樹。我和巴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劉放氣急敗壞的邊走邊說:我連山羊它大爺都說出來了!

  2點下到公路邊一個廢棄的碉堡那兒吃午飯。旦都大叔說按這樣的速度,要到10月1號晚上也許才能到沖古寺。我一聽,急了,這就意味著我2號中午不能按時趕到理塘。另外就是,原先計劃中穿越地獄谷的部分是百分之百泡湯了。

  3點半過通天河大橋繼續沿著土公路向前,這一段的通天河水比較渾濁,河面上不時看到有船停泊著,是撈金砂的人。5點鐘,走到一處有草但是無法取水的地方,大家商量說,再往前趕一小時路,找到草場就紮營。6點過東拉小學,繞過農田,爬上一個小山坡,旦都大叔找到了一個理想的營地。營地對面的山坡上有兩個碉堡,尖峭的堡頂像兩只手指直指天空。

  中秋夜,殺羊。

  把羊肉煮熟,然後穿在樹枝上烤,抹上點老乾媽,噴香。

  月亮上來了,我們躺在月下,吃月餅。巴金教我們唱瀘沽湖情歌。但是他每唱一遍都不一樣,大家笑得不行。

  銀白色的月光撒滿大地,照得營地如同白晝,老槍抗只睡袋要和巴金大叔他們露營。我在帳篷外面久久徘徊,不忍睡去。

  巴金教我們唱的歌,叫“千里送花香”。

  家中的桂花樹,已經芳香滿院了吧?

  9月29日 熱鬧的一天

  美好的夜晚,也招來了多情的“小動物”,早上起床,發現身上多了好些又紅又癢的小包,看來,這一次又是未能倖免。

  出發時遇上一隊從木裡過來的,要轉山,不翻夏諾多吉埡口。一打聽,是合肥的,老槍和他們聊得很開心。

  路上開過兩輛吉普,是一隊北京人,也是從木裡過來,轉山的。

  11點到杜魯村,合肥隊和北京人都到了,北京隊在這裡下車找馬,好熱鬧。

  上午的路程一直沿著盤山土路緩慢上升,1點到四家村的木頭門框下,抬頭,左上方山峰上隱約的小黃塊就是我們今晚的營地。過四家村時候,發現村子裡種著果樹,這是一路上都沒看到過的。路過一家時,居然還看到院牆上爬著南瓜籐!這裡真有點小江南的意思了。

  2點到達金礦,補充了一些大米,蔬菜,買了些梨,還喝到了冰鎮果汁,不要太爽哦~~ 2點半到達白水河的木橋邊午餐。白水河名副其實,水轟鳴而下,呈奶白色,水色白中帶綠,清澈冰冷。我們在河邊把穿了六七天的衣服清洗,洗臉洗頭,雖然水冰涼,但是擋不住我們快樂的心情。我洗了N天以來的第一次頭,雖然頭皮被凍得沒有知覺了,但是很滿足。而劉威他們乾脆跳進了河裡游泳。

  穿著乾淨衣服,在大太陽下曬乾頭髮,喝一鍋青菜臘肉湯,這才是神仙的生活。

  3點半出發過木橋爬山,和另外一隊混在一起,在烈日下翻過山梁,繞到山背面繼續往前。5點到達嘎路村,在村上面的牧場紮營。還沒等下包,就有一大群藏民圍了上來。劉威在這裡發光了他的鉛筆。小孩子們和婦女把我們圍成一圈,同時有兩個年青的藏民表情古怪的轉來轉去。

旦都大叔到村裡買柴,後來劉威和巴金也去了一次,價格是20塊錢一捆,一捆的概念就是一次可以抱走的。天黑下來了,他們還沒走的意思,我們圍在火邊一動不動,連行李都沒打開。那兩個藏族青年和旦都大叔在說什麼,我們聽不懂,旦都大叔好像很嚴肅的說了一些話,後來那倆人沉默了一下,說了聲:你們休息吧。就下去了。

我們問旦都大叔什麼事,他說那兩個青年對大叔說,要他們把我們這幾個客人讓給他們來帶,意思是這裡是他們的地盤。旦都大叔據理力爭,還說了本地幾個好朋友的名字等等,他們才放棄了。如果下次有走這條線路的驢友,最好不要在嘎路村紮營;同時他們也會請你們到家住宿,最好也不要去。

  晚上月色依然非常皎潔,月光下的嘎路村籠罩在一片銀輝中,安靜清涼。但是我要早早休息,因為明天一早,在村民還沒有起床時候,就得起來,因為我不願在N雙眼睛的注視下進行起床儀式。

  9月30日 一切困苦得到補償

  現在回想起來,嘎路村其實非常美麗,記得我們剛到時,就是隨著一個女子時斷時續的銀鈴般的歌聲醉熏熏而來,舉目四望,層層疊疊的梯田黃綠相間,青翠的山峰四面環繞。一座座白褐色的藏式民居依山勢錯落有致,在夕陽下,炊煙裊裊升起。

  但是我親愛的朋友,美麗的景色只適合被遠遠的欣賞,如果你以凡人的身軀去親近不屬於你的風景,那麼你付出的代價將是迅速受傷的錢包,和一顆付出卻得不到應有回報的委屈心靈。

  從嘎路村向上,一路是看起來無窮無盡的爬山,到達埡口,略微下降後,爬上另一個山峰,1點到達半山的嘎路牧場。趁著劉威炒菜的功夫,我們躺在陽光熱烈的草地上美美的打了個盹,被喊醒時,我正在做夢,老槍則抹去嘴邊的口水意猶未盡。3點繼續爬山,也許是劉威的菜燒的好,這段路爬得非常順利,3點40一口氣到達埡口。猛一抬頭,忽然就看見了雪山!

  夏諾多吉靜靜的聳立在面前,在雲霧中不可逼視。彷彿早已知道我們的到來。我不自覺的抬起手,忽然有淚,浸濕了我的眼底。

  巴金幫我點燃了煙。我站在埡口的風裡,面前是夏諾多吉,左邊是拉著經幡的瑪尼堆。右邊是一個小山坡,黃褐色低矮的高山灌木叢綿延到頂。而身後,在來路間,兩道彩虹橫亙山峰之間!是彩虹!是兩道!!

  菩薩呵。

  我不配擁有這樣的幸福。

  看到夏諾多吉,穿越也接近尾聲。而此時此刻,我只想留在這裡,多久都行,只求不要離別。

  在卡爾牧場胃疼的時候;在塔斯溝渾身濕冷奮力生火的時候;在身上被跳蚤咬的包呈幾何級數增長的時候;我是那樣想到了回家。可是現在,這一切在剎那之間被遺忘,我得到的補償,遠遠超過了我受到的折磨。

  這天剩下的路程,都是在山間繞。夏諾多吉時時刻刻在我們的視野中,陪伴我們。有時一陣白霧湧上來,頃刻間覆蓋了樹木,來路變成了一幅水墨畫。天地寂廖,或火紅,或蒼黃,或隱翠,或純白,走在油畫中,我們都不由自主的放聲高唱。我大聲喊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大約5點,走到夏諾多吉埡口下方的營地,那兒有許多牛棚,一條細細的水流從中間流過。營地裡已經先到了兩支隊伍,我們在最邊上的小牛棚裡安頓下來。趕快拾柴禾生起火堆。天色迅速黑下來,很冷。我們都圍在火堆旁邊,不願意出去扎帳篷。後來大部分人都決定在牛棚裡睡,只有劉威一個帳篷紮在外面。

  在清冷的空氣中,天空不是很明亮,一仰頭,我們看到了銀河。

      10.1 淒風苦雨的一天

  早上起床,天氣不是很好,厚厚的雲層蓋滿了天空。我們朝著夏諾多吉埡口進發。出發一個小時以後,開始下起了冰雹。冰雹和著雨點,時大時小,一直不停。 點,翻過一個埡口,4800米的夏諾多吉埡口佇立在面前。兩位大叔趕著馬走前面,我們緊緊跟隨,開始翻越最後一個埡口。

雪,悄無聲息的下起來,可是,很快,變成了大雪。大風裹挾著鵝毛大的雪片斜摔在臉上,打得睜不開眼睛。我低下頭,視線範圍內只有平措大叔的後腳跟,我跟著他的腳步,亦趨的向上爬。

  經過這麼多天來的徒步,我的身體已經適應,這幾天來,狀態一直很好。所以雖然下起了大雪,但呼吸和步伐依然保持節奏,我甚至有閒暇張開嘴接了片雪花,嘗了嘗,是甜的!

  雪越下越大,風越刮越猛,天地已經變成白茫茫的一片,但是我們的狀態都很好,劉威第一個上了埡口,隨後是大叔們和馬。我停下來,喝掉了特地為翻埡口保留的五分之一瓶百事可樂,然後一鼓作氣爬上了埡口。

  太順利了!我站埡口雙手合什感謝四方神靈。原本以為翻越4800米的夏諾多吉是我要面臨的一次挑戰,可是沒想到勝利來得如此輕鬆,我甚至沒感受一下呼吸困難的痛苦。更重要的是,我們這一隊人全部順利的翻了過來:劉威顯然意猶未盡,而第一次參加戶外穿越的劉放也表現優異,全程負重的老槍和懶貓更是神勇可嘉。

  感謝菩薩,保佑我們這一路,順利平安!

  從埡口直下到牛棚,這裡路開始分岔,我們和老槍懶貓告別,他們從左邊的路去洛絨牛場,而我們直接下到沖古寺回稻城。遺憾,我原來的計劃裡也有穿越地獄谷路線,可是時間已經用完。但是轉念一想,我已經得到那麼多,不能奢求。

  2點半到達沖古寺的橋邊,一看嚇了一跳,那麼多的騾馬圈在一起,滿眼的衝鋒衣在等待著騎馬。有多少天了?我沒看見過這麼多的人。

  在管理人員的催促中,我們和平措旦都大叔,還有馬和騾子匆匆告別,巴金和我們一起去稻城。

  雪變成了小雨,我們背起大包在無數來來去去的馬和衝鋒衣中間匆匆趕路。 到達龍龍壩的入口處,沒有人查票,呵呵,終於逃掉了128元的門票。

  一出來傻了眼,已經沒有回稻城的班車了,我們在雨中來回奔波,直到很久以後,去找車的劉威和劉放回來,找了輛到亞丁村的車。不管了,往前趕一點是一點吧。到亞丁村,一問,說是沒有任何車再往前開了。我們甚至已經談起了住宿的價格。這就意味著我明天上午之前無論如何也趕不到理塘,我彷彿看見格聶雪山正離我遠去。

  忽然巴金跑了進來,說有車去日瓦,我們背起行李就往外跑。可是那車又陷在泥裡動彈不得,大家又是推又是拉,在雨中折騰了大半小時,車終於開出了物價昂貴的亞丁村。

  淋了一天雨,衝鋒衣都滲水了,我們四人擠在車內的兩人座上,邊說笑著邊瑟瑟發抖。隨即我發現,登山杖丟了。丟在了亞丁村。

  到日瓦,又找了輛車繼續上路。晚上9點趕到稻城,正遇上整個縣城停電。剛找了家小飯店吃飯,電忽然來了,我們看見了滿街的衝鋒衣,大部分還是TNF的,哈哈。

  11點多,我們在亞丁人社區找到了四個床位,不幸的是,第二天一早我又把一隻防水袋丟在了那兒的床上。

  10.2 如約上路

  昨天夜裡到車站詢問到理塘的車票,說沒票了。那時候,我是真的做好了放棄格聶雪山的準備。

  第二天6點趕到車站碰運氣,居然有票了,說是增開了一輛加班車。天還沒亮,車站裡擠滿了衝鋒衣,去中甸的車票根本買不到。劉威、劉放和巴金他們三個只能在車站等待買明天的。

  7點46分,我們他們三個分別,踏上了去理塘的車。

  車窗外,山坡上都被雪染白了,看上去像是連綿的雪山。青黃色的草地,偶爾立著兩棵樹。我拿出手機,發了條短信:稻城還是有她美麗的理由,可是我沒時間欣賞了。

  後記

  瀘沽湖-亞丁穿越是我計劃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是去看格聶雪山。

  這一路上,看了很多,感受了很多,有失望,但更多的是欣賞和感動,無論是人,還是事,還是風景。這一切我經歷了,也讓我成熟了許多。驢子的夢想,不是飛在天上,而是離大地,近些,再近些。

  親愛的朋友,我慶幸,在路上,遇到你們。也許我沒有提到你的姓名,但是你們,早已在我心中。

  我還記得,在回成都的班車上,看到陽光照耀在雪後的山峰上,山谷裡的木屋閃著金光,河流宛如金色的腰帶,蜿蜒流淌。

  那一刻,我的心安詳無比。

  唵嘛呢叭哞吽。
四川旅遊部落格-Sichuan travel blog
China Sichua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7 YOYOC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OYOC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