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文檔索引 :: Archives
Sponsored Links


鏈接 :: Links

2005-12-29 13:09:59    By: blogger

轉載:為什麼我不去新加坡旅遊?告訴你一個真正的新加坡

    新加坡為什麼這麼恨中國?-告訴你一個真正的新加坡。
  
  本來國際關係的基本常識就純粹利益關係,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但許多中國人雖然通過各種代價學到這個基本常識,卻有往往意無意在腦子裡留了個後門,對新加坡另眼相看,多少帶點感情,幾乎把它當成 一個遠親。很多中國人有種模模糊糊的感覺,覺得全世界猶太人都向著猶太人,那全世界華人也該都向著華人。新加坡是華人為主的國家,跟中國又不接壤,沒什麼利益衝突。
過去中國鬧“極左”,“輸出革命”,影響了兩國關係不難理解。現在中國不搞“階級鬥爭為綱”了,全力以赴搞經濟,改革開放歡迎外資,而新加坡跟中國同文同種還採用簡體漢字,應該是既熟悉西方又熟悉中國,自然是"中國改革開放、經濟發展的受益者,所以一直不知不覺把新加坡當朋友,對新加坡一直容忍再容忍,優惠再優惠。中新建交以來兩國貿易額、投資額大幅度增長且不論,中國還通過聘請新加坡頭面人物當中國國策顧問,把海峽兩岸的“汪──辜”會談地點選在新加坡等方式給足了新加坡面子;更在東南亞金融危機時不惜自己吃虧,堅持人民幣不貶值,幫助東南亞各國穩定貨幣,從而在關鍵時刻直接幫助了新加坡。要知道,金融業是新加坡的支柱產業之一。中國犧牲自己穩定金融,新加坡的收益最大。 中國為新加坡所做的已經超越了國際關係常識中的“絕不為別人犧牲自己利益” 的基本原則,把新加坡當朋友對待了。那新加坡又是如何對待中國的呢?
  
  ──新加坡早就聲稱,自己要當東南亞最後一個跟中國建交的國家,建交後仍然跟台灣保持軍事合作關係。而且說到做到。
  
  ──李光耀、吳作棟在各種場合的講話都喋喋不休提到中國的增長是世界最大的挑戰,將來亞洲的穩定取決於如何對待中國的崛起之類的話。李光耀更說過,作為中國人的後代,他知道中國人的忍耐力很強,但同時知道中國人的爆發力也很強,非常記仇。東亞、東南亞的國家在歷史上都得罪過中國。一旦中國強大,這些國家必然遭到中國的猛烈報復,所以必須讓中國永遠成為二流國家。
  
  ──新加坡一直鼓吹美國是東南亞重要的平衡力量(平衡誰?)美軍撤出菲律賓基地後,新加坡立刻提出美軍可以在新加坡補給,現在新加坡已經成為美軍在東南亞的唯一立足點。
  
  ──中國首先提出和東盟合作。新加坡為平衡中國的力量,大力提倡印度-東盟合作。本來印度在東南亞沒有立足之地,都是新加坡硬拉進來的。新加坡是東南亞第一個和印度進行聯合軍事演習的國家。時間是2000年,當時印度還處在核試驗後的短暫孤立時間。 印度核試後,東盟對印度進行核試驗不但不進行譴責, 反 而給予默許或支持。 這其中新加坡起了很大作用。印度外長核試後首先訪問的東盟國家就是新加坡。
  
  ──在中國和東盟建立自由貿易聯盟的過程中,新加坡總是在提醒東盟各國要團結一致,要注意到自己和中國是競爭對手等等。
  
  ──中國人在新加坡受歧視的現象屢見不鮮。中國女運動員到新加坡旅遊時集體遭到商店店主無緣無故的侮辱後,新加坡報刊輿論一反“顧客是上帝”、“顧客永遠正確”的商家原則,大肆貶低、嘲諷中國人,為那個流氓店主辯護。
  
  ……
  
  經歷了這次“非典”(SARS)災禍,中國其實應該感謝新加坡才對。因為第一,它幫助相當多的中國人搞清了一個基本問題:誰是中國的敵人,誰是中國的朋友 ;從而第二,補上了一堂國際關係基本常識課,從此明白跟人打交道時什麼是必須留神的,什麼是必須不當回事的,什麼是應該從反面理解的;第三,幫助中國甩掉了一個大包袱,從此可以一心一意只為中國自己謀利益而無需再婆婆媽媽地瞻前顧後。
  
  通過“非典”(SARS)災禍,中國人對新加坡至少可以得出三條結論:一不是東西, 二不懷好意,三不能客氣.
  
  所有這些都是在這次“非典”(SARS)爆發之前發生的事,是許多中國人把新加坡當親戚朋友、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幫人渡過難關時發生的事。當中國遭受“非典”(SARS)災害之際,新加坡又做了些什麼?
  
  ──4月6日新加坡總理吳作棟響應美國華盛頓郵報“封殺中國”的號召,公然拒絕訪問中國。《聯合早報》論壇得意洋洋地說“吳作棟的舉動得到東南亞國家的讚揚和歡迎”。
  
  ──5月2日吳作棟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公開質疑中國治理SARS的能力,宣稱中國會花掉2到3年的時間來治理SARS,在此期間,外資應該撤離中國,而不應該“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
  
  ──東盟防SARS峰會開始是有中國的,新加坡建議這是東盟自己的會議,沒必要請別人。會後吳作棟得意洋洋宣揚說其他東盟國家領導人都看他的態度,是他帶頭拒絕中國建議的,宛如自己是東南亞國家的英雄般。
  
  新加坡的這些動作並不是簡單的不友好,也不是無足輕重的姿態,而是非常惡毒的蓄意傷害,是趁人之危落井下石、企圖一舉置中國於死地的敵對行動。因為這些行動的目標後果是:一,掀sdf起一場新的全球反華浪潮,重新封鎖中國,徹底破壞中國改革開放、發展經濟的大環境。二,動員外資撤離中國,給中國經濟造成 盡可能大的困難,爭取讓中國經濟崩潰。三,破壞中國人民對中國政府抗災治國的信心,讓中國政府的指揮失靈,從而造成中國社會像前蘇聯那樣的總崩潰。
  
  在中國局勢基本穩定下來今天,有人可以說上述判斷是危言聳聽,是小題大作,是無稽之談,等等。但別忘了,正因為新加坡是華人為主的國家,正因為中國歷來把新加坡當朋友,在許多人眼中,新加坡對中國的情況更瞭解,更客觀,更不含偏見,更權威。因此新加坡對許多國家的對華態度影響更大。當災難突如其來、人心惶惶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謠言便足以殺人,就像股市危機時一點風吹草動就足以讓股市崩盤,搞得實力不足的人傾家蕩產一樣。同樣,在SARS危機突然爆發、全世界諸多國家還沒拿準對策、正在舉棋不定之際新加坡一馬當先高調反華,帶頭封鎖中國,其影響力遠遠超過平時,也遠遠超過其實力,大有“一句頂一萬句”的架勢。如果不是中國政府當機立斷採取斷然措施穩住了陣腳,如果不是中國人民團結一致奮起抗災取得成效,如果不是中國人通過自己的努力控制住了局勢,如果國際社會真的認為中國已經搖搖欲墜,則必定會有一大群投機家一哄而起附和新加坡的號召,那新加坡利用SARS危機一舉搞垮中國目標就真可能實現。新加坡在關鍵的時刻、在關鍵的地方向中國捅了關鍵的一刀,這個事實千真萬確,不容置疑。中國之所以沒有***,並非因為新加坡手下留情,也並非因為新加坡刀藝不精,僅僅因為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的實力、堅強和團結一致的努力超出了新加坡的預料,因而未能得逞。
  
  現在新加坡見勢不妙,拚命想把自己拉出的屎往回舔,於是動員各種輿論工具,硬要把關鍵時刻的滿眼凶光解釋成一臉柔情。無怪乎一時間為它擦屁股的文章鋪天蓋地,什麼“新加坡是獨立的主權國家,沒有必要考慮中國的利益”,“沒有惡意”,“國小不得不如此”,“法制國家,令出必行”,“向來對中國友好”,“都是華人國家,不要苛求”(怪了,當新加坡向中國下刀子時這幫人怎麼連屁都不放一個,這會想起“同是華人”來了),更有甚者還藉機倒打一耙,又拿“民主自由“之類指責中國,如《我為新加坡辯》、《為什麼要懲罰新加坡》、《中國應該反省自己》之類。(殺人未遂還振振有詞,真是臉皮比屁股還厚,子彈頭都打不透。)與此同時也不忘了搞點糊弄人的小動作。比如同樣一條在東盟防SARS峰會上吳作棟會見中國總理溫家寶的消息,在新加坡中文報紙上的報道是吳作棟為取消訪華向中國解釋並道歉,在英文報紙上則隻字不提道歉一事。表面上讓中國人看了感覺好一點,但實際上半點意義也沒有,因為英文才是新加坡真正的官方語言。
  
  新加坡這番精彩表演讓中國人大飽眼福,從頭至尾看了一套國際關係文明戲,從張牙舞爪到搖尾乞憐,從恩將仇報到死皮賴臉,從大言不慚到裝傻充楞,真是人間百態樣樣俱全。這種教人如何看人的活教材平時花錢都買不到。就憑這個,中國人也該好好謝謝新加坡。
  
  很多中國人始終搞不懂:為什麼新加坡要反華?中國倒底什麼地方得罪它了?
  
  (恐怕當年美洲的印地安人也曾有過類似的疑惑:為什麼這些白人要殺印地安人,連投降了都不放過?印地安人到底什麼地方得罪它了?這也難怪,印地安人大概不懂什麼叫”殺人越貨“。)
  
  這正是充滿東方哲學的人的腦子理解不了奉行西方哲學的人的行為的關鍵之處。你以為不得罪、不冒犯、表善意就該天下太平,現實世界偏偏不吃你這一套。
  
  東南亞各國都有自己悠久的歷史、傳統和文化,唯獨新加坡例外。它原本不是一個國家,只是馬來亞的一部分,是馬來亞因為反華人的關係一腳踹出來的。雖然華人佔多數,但認同中國文化傳統的華人從來是最底層,國家的”統治精英“則無不是接受過英國及西方名校全套精心教育的”高等華人“。這些人也就是所謂的”黃香蕉“──黃皮白心,雖然長了個華人樣,心眼裡卻最瞧不起中國文化中國人,最在行的莫過於向白人搖尾巴,向華人瞪眼睛。(這跟中國那幫”XXXX精英“算得同父異母──一個操性。)所以雖然華人居多,主流思想卻是東西雜交,不倫不類,結果那地方不僅沒有資源,而且沒有歷史,沒有傳統,更沒有文化特色,整個一個人造的雜種怪胎。
  
  怪胎歸怪胎,人家精神上可是繼承了大英帝國的精神優越感,念念不忘自己當年曾經是大英帝國控制亞洲的最大的軍事基地。那時雖然必須對白人畢恭畢敬,卻可以傲視亞洲各國一切”土人“,那是何等風光。可惜好景不長,大英帝國衰敗了,新加坡的風光也跟著跑了,不得不另謀生路。當中國經濟崛起之前,新加坡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金融業、出口加工業、旅遊業、航運業都上得了檯面,成了亞洲”一小龍“,日子還挺風光。但隨著中國經濟崛起,新加坡的那點看家本領很快就不靈了。
  
  東南亞其他各國因為各有自己的歷史、傳統和資源優勢,所以跟中國的經濟都各有互補性,面對中國的經濟崛起都能夠既看到挑戰又看到機會,適應起來也沒多大困難。而新加坡則不同。你能幹的中國早晚也能幹,而且遲早比你幹得更好。利用同文同種、中西相同的優勢搭上中國經濟發展的順風船共同繁榮對新加坡本不是難事,但這樣一來新加坡就得放下二總管的臭架子,真正從心理上平等對待原來最瞧不起的中國人。而對於習慣於蔑視中國人的這些”精英“們來說這可比要他們的命還難受。李光耀關於必須讓中國永遠成為二流國家的說法才真實表達了新加坡統治”精英“們心中的理想目標(中國是二流,新加坡自然屬於一流,高人一等)。難怪東南亞那麼多國家,唯獨新加坡叫嚷”中國威脅“論最起勁。又難怪新加坡那麼起勁希望把西方列強的海軍請回來,以便自己重新靠提供軍事基地混日子。(真是**從良,不忘本行。)但是只有美中對抗的形勢之下美國才肯掏腰包在新加坡維持軍事基地。所以新加坡實際是惟恐中國天下不亂,念念不忘加劇中國周圍的緊張局勢,所以才一會兒請美國軍隊來,一會兒又拉印度軍隊來,有事沒事都叫喚一通中國威脅論,目的無非是為了提高自己軍事基地的身價。
  
  總之,新加坡過去的繁榮是建立在中國貧窮落後、軟弱可欺的基礎之上的。中國的崛起打破了這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他們又不肯適應形勢,把自己變成中國繁榮昌盛的既得利益者,所以要想方設法制止、破壞,至少延緩中國的崛起。這才是新加坡如此惡毒反華的最根本的原因。這跟是不是華人、得不得罪毫不相干。
  
  面對新加坡的破壞,中國應該也必須在必要的時候給以適當的回擊,絕不能手軟,更不能心軟。理由很簡單,因為這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而且不費多少氣力,容易做到有理、有利、有節。
  
  首先要認清,新加坡對中國的敵意是出於根本的利害衝突,除非中國自願亡國破產,否則絕不能使新加坡滿意。就是說,樹欲靜而風不止,中國想避免也避免不了。
  
  其次要明白,對新加坡的破壞聽之任之危害極大,因為其影響遠遠超過新加坡本身。新加坡一直得意洋洋宣揚說其他東盟國家領導人都看新加坡對中國的態度來確定自己對華政策。如果此說法是真的,那就證明新加坡至少是東南亞反華勢力的根子,反擊了新加坡就可以鎮住這些反華逆流。如果此說法是假的,那就說明新加坡是”扣著P眼上樓──自抬自“。對這種江湖騙子必須徹底剝去他行騙的資本,免得別人上當受騙。讓人認為中國把新加坡當朋友,認為跟這新加坡可以反華而不受懲罰就是新加坡招搖撞騙最大的資本。你不反擊,那新加坡的餿主意就會有人相信,這對中國的危害就更大。這個世界上是小人當道,不僅從來恩將仇報,而且專會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但對付小人也不難,因為其另一特點是欺軟怕硬:饒過一個,冒出一堆;收拾一個,老實一群。所以對付小人必須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茶飯之德必賞,捱齜之怨必報。總之對付小人必須用小人之道。
  
  用君子之道對付小人是把眼藥往肚裡吞,自己瞎了眼。中國要要收拾新加坡其實容易得很,既不必動槍動炮也不必大喊大叫,不動聲色就可以叫它吃不了兜著走。其實這也沒什麼可保密的,簡單講就是從此不再把新加坡當什麼朋友,公事公辦就是了。別看簡單一句話,過去中國不知為此背了多大包袱,吃了多少暗虧。遠的不說,當初亞洲金融危機,中國自己吃虧穩定亞洲金融,除了為香港主要就是為了新加坡,惟恐它經濟垮了更拚命大叫中國威脅論。同樣,好些對中國有利的事為了怕衝擊新加坡中國也一拖再拖。比如,與泰國合作修建完成克拉地峽運河工程,這再技術上、財政上並無多大困難,一旦實現必將擺脫對危險的馬六甲海峽的依賴,也可減少受制於人的風險,經濟上對中國泰國都有益無弊,但必將對新加坡的航運業大大不利。中國始終對這個工程猶豫不決,不能不說主要顧慮之一新加坡的反應。又比如,發展通過緬甸輸油管、陸路運輸的建議也不是沒人考慮過,這些工程能更進一步減少中國對外航運對東南亞諸國的依賴,但中國遲遲沒動手的主要考慮之一顯然是不願意跟新加坡鬧僵。
  
  現在新加坡自己主動跟中國翻臉,從此中國考慮這些經濟建設項目時再也不必替新加坡著想了,完完全全乾乾脆脆只替中國自己的利益著想,誰也休想再對此說三道四。這對中國實際是一大解脫,這難道不是好事?再有,中國跟東南亞諸國只需國與國直接打交道就是了,本來就沒必通過“東盟”。“東盟”實際成了新加坡手舞足蹈、抬高身價的舞台,除了對新加坡有利外對中國和其他國家沒多少好處。中國從此不聲不響把“東盟”晾在一邊,直接跟有關國家打交道,實際就拆了新加坡的台,減少這個江湖騙子行騙的機會。這對誰都沒傷害,唯獨給新加坡穿小鞋。另外,如果中國完成克拉地峽運河工程或緬甸陸路運輸工程,美國利用新加坡為基地封鎖中國的可行性就會大打折扣,美國使用新加坡基地的重要性也相應減少。這樣一來,新加坡想賣炕也賣不出好價錢了。如果賣出去了,那主要用途與其說是對付中國,不如說是對付周圍的穆斯林國家。那些國家自然不會不明白這點。那樣一來,想收拾新加坡的國家自有其人,用不著中國說什麼做什麼了。
  
  正因為新加坡是華人為主的國家,又是反華急先鋒,中國以新加坡為突破口反擊國際反華勢力副作用才比較小。它自以為高人一等,動不動對別人指手畫腳,國際上真正肯為它淌渾水的人沒幾個,犧牲自己利益為它火中取粟的國家可以說幾乎沒有。所以反擊新加坡不會給“中國威脅論”提供多少炮彈,卻很可以好好教訓那些靠反華吃飯的華人“精英”:別看你整天反華有人喝彩有人付帳,真倒了霉沒人理你!
  
  中國這樣做對中國有利,對當事國有利,只對新加坡不利。如果有誰對此口出怨言,那正好用得著新加坡最喜歡的邏輯來回答:“新加坡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能因為中國犧牲新加坡的利益。”同理,中國也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能因為新加坡犧牲中國的利益。這正是新加坡精英們最不屑的中國文化的精華之一: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如此而已,豈有它哉!!!

文章轉載自:新浪旅遊頻道
四川旅遊部落格-Sichuan travel blog
China Sichua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7 YOYOC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OYOCN.CN